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大婚当天,她身穿喜服带暴君逆天改命 > 第23章 欠管教,她太野了!

第23章 欠管教,她太野了!

故意要丢丞相府的脸?

杜春芳突然一下醍醐灌顶,一拍桌子,“对!故意的!她就是故意报复我们这么多年没有把她养在丞相府!没有让她享受到荣华富贵,所以让我们丞相府名声扫地!”

否则她实在想不出来,这个昨天才主动找太子退婚的司羡鱼,今天为什么又要大庭广众地去亲太子!

司羡鱼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她今天落了水又忙着救人,都没顾上好好休息,刚才自己吃了颗感冒药预防,这会药劲上来了。

“你还敢打瞌睡?!我在这说了半天你是一句都没往心里去啊!你真是!”杜春芳用力往椅子上一坐,“来人呐!”

“是!”

门外很快进来两个膀大腰圆的粗实嬷嬷,一脸的横肉,一看就很不好惹。

司音音的嘴角飞快一翘,及时借着惊呼的举动抬起袖子给遮掩住了。

“娘,姐姐她以后不敢了,姐姐你快说话啊!快跟娘道歉认错啊!”

司羡鱼就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个性,越是让她认错她越是只会憋着闷不吭声!

谁知下一刻就听到司羡鱼懒洋洋的声音。

“对不起,我错了。”

什、什么玩意?!

司音音震惊地看过去——

司羡鱼淡淡一扬眉,“你这么惊讶的看着我干什么?不是你让我认错的吗?哎呀,怎么我认错了,好像你反而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呢?”

在积攒了足够的实力之前,她还得在丞相府住上一段日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司羡鱼对于这种口头上的认错是什么介意的,反正也不会少块肉,反倒可以让某些人觉得很不舒服呢。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走绿茶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司音音一噎,“娘!你看她!”

杜春芳立刻呵斥过来,“你闭嘴!音音一心帮你说话,你居然还在这里阴阳怪气,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女儿!你是不是这辈子来讨债的,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根本就不应该放你出门!”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

杜春芳却突然灵光一闪,“对!从今天起,你就给我在你的院子里呆着,没有我的准许,你不准踏出大门一步!”

司音音忧心忡忡道,“娘,这样会不会不好啊,姐姐她自由惯了,现在关着她岂不是让她生不如死吗?”

杜春芳冷哼,“她就是太野了!哪家千金小姐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么些年没教她的规矩,今天开始就都给我补回来!咳!咳咳咳咳!”

杜春芳说着说着,却是止不住猛烈咳嗽起来。

“娘你怎么了?”司音音赶紧扶住杜春芳,“这咳嗽的毛病不是已经吃药吃好了吗?怎么又复发了?”

杜春芳摆摆手,看着司音音关切的模样又是一阵熨帖,到底这养在自己身边的孩子才是最亲的。

司羡鱼是没救了,音音是个好的,这些年没有白疼她。

“我没事,就是被这个不争气的丫头给气的——”

“你这病可不是我气的。”谁知司羡鱼眨眼之间,忽然近到了杜春芳面前。

杜春芳一惊,“你要干什么!”

她下意识抬手推拒,却被司羡鱼一下抓住了手腕。

司羡鱼眉头一皱,“观你面色,探你脉象,你这样子像是中毒,舌头伸出来我看看。”

“胡数八道什么!我在家好好的怎么可能中毒——呃!”

杜春芳的抱怨都没来得及说完,就突然被捏住了下颚,舌头根本不受控制地就伸了出来。

司羡鱼眸光一闪,“不是什么特别重的毒,但是药三分毒,你平时是不是药吃多了?”

手一松,杜春芳的舌头一收回去,就立刻大骂,“你这是诅咒我!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你——”

杜春芳的声音突然一顿,然后一下子整个人往后一仰。

“嘎”地抽过去了!

司羡鱼眉头一蹙,抬手刚拿出一根银针。

突然被人狠狠推开。

“不要你假好心,你还想把娘害成什么样!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就好了,娘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经得起你的折腾!”司音音扑到杜春芳跟前,眼泪珠子一下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娘!你快醒醒啊!”

杜春芳还在抽,手脚都在抽搐,嘴角也控制不住,唾液都从嘴角漏了出来。

“娘!你别吓我啊!娘!”司音音哭得人肝肠寸断。

司羡鱼只觉得无语。

如果信不过她,这种时候好歹也应该先让人去找个大夫。

在这里哭算怎么回事?

她转身朝门外,“有人吗,去找个大——”

突然个衣着考究的老嬷嬷走了进来,先是一扫屋子里的情况,然后才慢悠悠惊讶了声,“哎哟!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司音音抽抽噎噎,“刚才姐姐出言顶撞,把娘给气到了,然后就这样了!”

司羡鱼一脸错愕,“冤枉啊,明明是我听了你的话,给娘认错之后娘才变成这样的呀,你看你真是一点也不了解娘,她一看就很不喜欢听人认错啊。”

司音音,“你!”

这个司羡鱼是怎么回事?

中邪了?

还是之前的老实木讷全都是装的?

老嬷嬷当即很不满意地横了司羡鱼一眼,喊了声,“一屋子的奴才都干什么呢?赶紧把夫人扶回去找大夫啊。”

刚才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的两个粗壮嬷嬷赶紧上去帮忙。

“还有大小姐。”老嬷嬷吩咐完,就突然转向了司羡鱼,“老夫人有请,你跟我走一趟吧。”

老夫人?

司羡鱼稍微花了点时间,才想起。

那时这个家里最具威严的存在。

就连司如海见了都是恭恭敬敬的。

她也就是上辈子刚被找回司家的时候见过一面。

当时离得远,老太太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那神态举止间,都透着对她这个乡下丫头的“看不上”。

司羡鱼忽然后退了一步,“若是我不去呢?”

老嬷嬷,“?”

“大小姐刚才说什么?老奴年纪大了耳背,没听清楚,也可能没说清楚,是老、夫、人,请大小姐过去!”

老嬷嬷这次特意加重了“老夫人”三个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