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千金闲妻:首长爹地太狡猾 > 第376章 画面太美不敢看

第376章 画面太美不敢看

重新回到病房,唐悠儿已经吃完早餐,安静听着程金秀美说话,唐一棋坐在一旁给两人削苹果,三人时不时的说笑,难得病房里的气氛变得欢悦起来。

程瀚宇站在那里就像个外人,格格不入的外人。

静立了会,手机突兀的响起,病房的三人齐齐看向了他,程瀚宇点了点头,转身出去接电话。

“门主,吴臣的事开始进入司法程序了。”电话那边的属下向程瀚宇汇报。

“继续盯着,有什么事及时汇报。”程瀚宇吩咐。

“是。”

干净利落的挂断电话,刚想进病房电话又响了,这次是北堂盈的,微微蹙眉,“出什么事了?”

“龙哥,佟盈盈的情况很不乐观,如果再强制戒瘾,有可能……”北堂盈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全力救治,必须戒掉,无论用什么方法。”程瀚宇的声音很冷,他自然知道戒瘾的艰难,可是如果不戒,佟盈盈非死不可,迟疑下又补充了一句,“我相信你。”

一句话让北堂盈的心猛地紧了下,竟激动的有些轻颤,他相信自己?相信她,就这个理由她也会努力让佟盈盈戒掉HD的毒瘾。

等再挂断电话,进病房金秀美却在收拾东西,程瀚宇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妈,你这是……”

“小悠闻不惯医院的味道,我让阿棋在外面租了间公寓,下午就搬过去,在那边照顾小悠,这样做饭吃饭也方便。”金秀美的理由无可厚非,可是程瀚宇明显觉出这是在将他隔离出去。

“妈,悠儿现在腿脚不方便,医生说了病情还有待留院观察。”程瀚宇很少用这种商量的语气和别人说话,但对象是唐悠儿的家人,他没法强势。

“不用,阿棋那会已经问过医生了,小悠是小腿骨折,按时换石膏就行,至于小产只能在家好好养着,住在医院也没用。”剽悍如唐母,很强势的说道,就连小产也说的赤裸裸,活了大半辈子,金秀美可是人精中的人精,她太清楚怎么能刺痛一个人男人。

果然听到听到金秀美的话,程瀚宇竟一句反驳的都说不出来,任由金秀美帮唐悠儿收拾东西,而整个人过程中唐悠儿一直都是淡淡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澜,好像这一切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程瀚宇如同雕塑一般矗立在那里,就昨天吃了些东西,早上光顾着喂小女人,自己也没吃几口,这会胃难受的发烧,可偏偏倔强的站在那里,期望唐母可以改变主意,可惜作为老太太的金秀美,比之前还果决,尤其是发生了这种事情,护犊子一般护着自家闺女。

下午转眼即到,金秀美吩咐唐一棋办理了出院手续,程瀚宇的属下守在楼梯口,看着推出来的夫人,尴尬的看向程瀚宇,在询问要不要放人。

程瀚宇心里痛苦,却最终点了点头。

唐一棋这才推着唐悠儿进了电梯,程瀚宇紧跟其后。

“我说龙先生工作比较忙,就不麻烦了,这里有我们娘俩就够了。”金

秀美不冷不热的说道,那句龙先生准确无误的表达了她的意思,唐一棋也是一愣,偷偷的瞄了眼老妈再瞅了眼程瀚宇,最后目光落在姐姐的脸上,发现姐姐神色淡然,只能默默的推着唐悠儿,保持沉默。

出了医院,李子俊已经开车等着。

唐一棋刚想将唐悠儿抱上车,程瀚宇却已经上前,在唐一棋的目瞪口呆中将唐悠儿抱上车,害的唐一棋尴尬的咳嗽了声,然后无辜的瞅了瞅老妈,金秀美给了他一记白眼,也跟着上车。

唐悠儿突然被程瀚宇抱住,反应不及,黑色的水眸正好对上男人深邃的目光,心中咯噔一下,侧头避开,气氛尴尬。

“还不把轮椅装上车。”就在唐一棋发呆的时候,金秀美在后面不耐烦的命令。

“我来。”李子俊逞能的上前,可唐一棋看着他那包扎的伤口,不敢拖拉,快速的将轮椅装上车,生怕又被老**判。

程瀚宇站在一旁,淡淡的看着众人,目色深邃看不出多少情绪,直到李子俊开车离开他的视线。

“跟着,随时保持警惕。”许久程瀚宇才开口对着身后的属下说道。

转身,上车。

唐悠儿出院,龙门在这里的警戒也快速的撤消了,程瀚宇回到**的居所,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短短的五天时间,他却觉得有一生那么漫长,煎熬又漫长,加上这五天,程瀚宇几乎没有怎么休息过,也没好好吃过饭,疲累之极,很快就睡了过去。

这一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手机在嗡嗡的响着,伸出长臂接起,属下向他汇报了唐悠儿现在的住处,果然距离医院不远,吩咐了一些事情,才起身,随意的吃了点东西,开始处理公事。

程瀚宇知道小女人现在在气头上,金秀美也在,他去找小女人也是无济于事,只能采取迂回方式。

这些日子忙着照顾小女人,公事堆了一堆,还有英国的事情,那几个老头子又开始****。

一夜忙碌,直到破晓才伸了个懒腰,翻开手机,那边的房子已经搞定,这才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快速的收拾东西,然后出了公寓,驱车前往新住处。

早上金秀美出门买菜,回来就见程瀚宇开门,眉毛一提,这小子速度够快,可惜晚了。

淡淡的瞅了眼程瀚宇一眼,直接推门进去,这节奏是给程瀚宇记上了。

“姐夫,你怎么……”唐一棋接老妈,哪知道出门就瞧见程瀚宇了,刚叫了句姐夫,还想着让程瀚宇进来,可对上老妈的眼神,顿时焉了,尴尬的笑笑,金秀美已经把门关了。

“妈,谁啊?”唐悠儿坐在沙发上,听到动静问道。

“没事,一个闲人。”说着还用眼神警告儿子,苦逼的唐一棋赶忙迎合老妈。

唐悠儿也不拆穿两人,目光不由的往外看了看,却只是紧闭的房门,转头对着金秀美撒娇,“妈,我想吃酸辣鱼。”

看着金秀美拎着的鱼,唐悠儿心情不错。

“想得美,只能喝鱼汤,就你现在这样还想吃辣的?去去去,做

什么吃什么。”金秀美才不惯着闺女,这养伤只能吃清淡的。

“妈……”唐悠儿拉着长音,整个人凑上去拱拱金秀美的胳膊,可惜人家金女王,理都不带理会唐悠儿,经自去了厨房,剩下唐一棋和唐悠儿两眼相对,最后无奈的耸耸肩膀。

“对了,姐,你跟姐夫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刚才我看到姐夫搬到对面了。”唐一棋凑到唐悠儿面前,八卦的问道。

“他……搬对面了?”唐悠儿有些意外,这男人到底想什么呢?

“是啊,刚才发现的。”唐一棋很确定的说。

“哦。”唐悠儿轻轻的哦了一声,便再没了声息。

唐一棋凑到旁边还想听八卦,结果自家大姐哦完就再没有声息了,害的唐一棋白期待了。

外面。

程瀚宇也不介意,直接进了新家,这几个家伙还挺能干,很满意的看着新公寓,小女人小产怎么都得休整一个月。

估算了下时间,程瀚宇便再次进入工作状态。

等到下午休息了会,才拎着一只杀好的鸡敲开了隔壁的门,唐一棋开的门,那表情惊悚的嘴巴都成O型了,帅到人神共愤的程大少,竟然空手拎着一只鸡,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谁啊?”金秀美见唐一棋开门半天没动静,在里面喊道。

“那个……妈,姐,姐夫来了。”唐一棋总算回过神来了,不过却忘了老妈不许他喊程瀚宇姐夫了。

“他来干嘛?”金秀美一听,语气就不好了。

“妈,悠儿不是养身体吗?我怕这边超市的肉不新鲜,所以带了只鸡给她补补,新鲜的,无污染的。”程瀚宇脸皮厚极了,边说边往进走,不带理会唐一棋惊呆了的表情。

就连坐在沙发上的唐悠儿也石化了。

谁能想象出冷傲贵气的程家大少,龙门门主居然有一天会拎着一只鸡来讨好自己,不,准确的说是自家老妈。

虽然对程瀚宇心中有怨,但看到这个画面还是忍不住嘴角抽搐。

淡定如金秀美也被程瀚宇这雷人的行为给震着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东西放厨房,人可以走了。”

“妈……”

“上次不是已经说过不要叫我妈吗?也别以为一只鸡就能让怎么样。”金秀美冷冷的说完,那态度不是一般的坚决。

程瀚宇也不反驳,目光更多的是停留在唐悠儿身上,见小女人脸色好了些,除了刚才他进来的时候有一丝惊讶,这会听着他被丈母娘训斥,脸色表情一派自然。

无奈的程瀚宇最后硬是被赶了出去,这种狼狈的待遇,也只有在唐家能领略到了。

不过,好待鸡手下了,看来以后还要朝这个方向来。

于是乎,接下来的日子,程瀚宇俨然成了唐家的快递员,刚刚想去出门买什么,程瀚宇已经送来了,刚刚唐悠儿想吃什么,程瀚宇送来了。

有时候还能趁机看小女人一眼,有时候连人影都看不到,但即便是这样程瀚宇也很满足,不过这日子终归不长久,吴臣的审判期到了,他必须回国一趟。

(本章完)

搜索【看书助手】官方地址:www.kanshuzhushou.com 百万热门书籍终身无广告免费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