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九劫真神齐飞鸿 > 第八百三十一章 羽裳的家人

第八百三十一章 羽裳的家人

进入房子内部,才发现可以从内部看到外面的一切,这感觉很奇特,齐飞鸿有些不太习惯。他不明白建这样的房子有什么用处,毕竟房子不仅仅是遮风挡雨,还有保护隐私等作用。像这样透明的房子,隐私什么的几乎等同于没有。

房子很大,似乎是有内部独立空间的。一楼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客厅,被分为大小不等的很多雅间。每一个雅间都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其它雅间的一切。

雅间的陈设豪华的让人有种进入皇宫之中的错觉,奢华无比。尽管每一个雅间的陈设都不一样,但无一例外的都很奢华。

齐飞鸿对此倒是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他常年在皇宫之中,奇珍异宝见的多了,凤凰一族这里的宝物也不会让他感觉到惊奇。

齐飞鸿环视四周,很快就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隔间之中的几名客人。那几个客人似乎很受凤凰一族的重视,被很多人围着侍候。

巨大的客厅之中有数十个凤凰一族的人在忙碌着,其中大部分人都在招待齐飞鸿他们之前到来的一批客人。

齐飞鸿他们被羽林带进一个透明的雅间内,羽林笑着说道:“几位稍坐一会儿,我现在就去请族长过来和几位见面。”

羽裳笑着说道:“哥哥别急,族长似乎正在招待客人,我们还是等一会儿吧。”

羽林说道:“叔父已经去通报了,妹妹你们一家子是自己人,等一下不要紧,但玄女是贵客,绝对不能等。”

玄女玉清笑道:“没想到凤凰一族如此好客,对我们玄女一族也是如此热情。我已经说过,我只是玄女一族的后辈,师兄不必如此客气。”

羽林说道:“只要是玄女一族的人,都是我们的贵宾。玄女请稍坐,我这就去请大族长过来。”

玄女玉清微微一笑,看着羽林转身去请凤凰一族的大族长,似乎也不明白凤凰一族为何对她如此热情,甚至都超越了齐飞鸿一家子。

齐飞鸿也是心中有疑惑,悄悄问羽裳:“你们为何对玄女一族这么看重?”

羽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以前我还在族里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么看重玄女一族。”

羽裳看一眼玄女玉清,笑着说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玄女一族和我们凤凰一族都是神界的大族,地位几乎一样,按常理来说不应该如此客气,劳动大族长亲自来招待玉清你。”

玄女玉清笑道:“不会不会。我也很奇怪,不明白自己为何受到如此礼遇。等一下问问羽林师兄,他应该知道原因。”

羽裳点点头,看一眼去请凤凰一族大族长的羽林,也是满腹疑惑。

齐飞鸿说道:“难道说最近玄女一族和凤凰一族有什么大事?看羽林大哥的态度,对玄女一族十分重视,是将玄女玉清当做最重要的客人对待的。”

羽裳看着玄女玉清:“玉清姐姐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玄女玉清摇摇头:“我和你们一起回到神界,连家族都没有回,就直接到了这里,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齐飞鸿等人都是满脸疑惑,都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按说凤凰一族的地位不比玄女一族低,没道理如此巴结和看重玄女玉清这个玄女一族的后辈之人才是。

这事的确透着古怪,但貌似对齐飞鸿等人并无危害,因此他们也不多想,而是打量凤凰一族的客厅,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之类。

羽林很快回来了,带来了一个人。此人看起来年若十八,美貌更胜羽裳。此人年龄应该很大,但保养甚好,容貌体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

羽裳见到此人,赶紧行大礼,口称族长。修仙者的长相和年龄一直都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一枚驻颜丹就可以让修仙者千年容貌不变,青春常在。

齐飞鸿和齐凤不明所以,但见羽裳都行大礼了,也只能跟着行礼。玄女玉清本想行礼,却是被此人一把拉住,笑着请玄女玉清坐下,都差点没有顾及到羽裳、齐飞鸿和齐凤。

此人应该就是羽林说的凤凰一族的大族长,齐飞鸿没想到她是位女子,有心问问羽裳,但却不好当着人家的面开口。

听凤凰一族的大族长笑着和玄女玉清说道:“尊驾是贵族林峰族长派来的吗?可是来和我商议联姻之事的?”

玄女玉清一愣,随即笑道:“族长大人误会了,玉清离开家族多年,一直在外游历,今日才返回神界,并不知道联姻之事。玉清也并非林峰族长派来,只是和几位朋友一起过来拜访一下凤凰一族的各位前辈,认识一些新朋友。”

羽裳一旁介绍道:“大族长,玄女玉清是我们在修仙界结识的朋友,她和我们一起回到神界,本打算直接回玄女一族,但被我拉过来做客,顺便拜见一下大族长您。”

凤凰一族的大族长冲玄女玉清微微一笑,转头却沉声和羽裳说道:“羽裳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吗?听羽林说你私自成婚,还带回来你的夫君和女儿,可是他们?”

羽裳点点头:“大族长,他叫齐飞鸿,是羽裳的夫君。这位就是我们的女儿齐凤。凤儿出生才月余,不懂礼数,失礼之处还请大族长见谅。”

“齐凤?这名字很好听,适合我们凤凰一族。”凤凰一族的大族长似乎不太想和齐飞鸿说话,看都没看齐飞鸿一眼,只是和羽裳说道:“你带他们回家去看看你的父母吧,离开这么多年,想必他们也都想你了。我会亲自陪着你们的朋友玉清姑娘,你们放心好了。”

玄女玉清说道:“族长大人不必客气,玉清这一次来的匆忙,多有打扰,实在不敢再劳动大族长陪伴。”

“我叫羽觞,别这么客气。”凤凰一族的大族长很客气地说道:“玉清你随我来,我请你品尝一下我们凤凰一族自酿的美酒,保证你不会失望……”

凤凰一族的大族长羽觞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和齐飞鸿说,更没有要追究羽裳叛族,或者未经许可便嫁给人类等罪状,急不可耐地拉了玄女玉清就走,直接将齐飞鸿等人给忽视了。

羽觞很明显是特别在意和玄女一族的联姻,对玄女一族的人格外客气,也因此无暇理会齐飞鸿他们一家子。

羽裳满脸尴尬,看着齐飞鸿的时候,脸上都是歉意。齐飞鸿却是毫不在意,微微一笑,拉了羽裳,抱起齐凤,离开这里。

羽裳在回家的半路上向齐飞鸿道歉,齐飞鸿微笑摇头,告诉羽裳不必在意。齐飞鸿说他在乎的只是羽裳和齐凤,其他凤凰一族的人瞧不上他,他也瞧不上他们,甚至都不会在意他们的对自己的看法。

羽裳这才放心了,她可不愿因此让齐飞鸿心中不快,让他们夫妻之间产生隔阂。

羽裳的父母也住在这个浮岛上,不过住的很偏僻,几乎是在浮岛的最边缘。羽裳带着齐飞鸿和齐凤来到自己的家门口,齐飞鸿一眼便看到了一个长相和羽裳有八分相似,但容颜憔悴,明显是有很多心事的妇人。

这妇人应该是羽裳的亲人,但羽裳不介绍,齐飞鸿也不知是羽裳的何人,不好称呼。羽裳见到这妇人的时候,眼睛都红了,直接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齐飞鸿和齐凤随后过去,就听羽裳叫这妇人为母亲。妇人也是连连呼喊羽裳的名字,声音之中都是惊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