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张浩朱允熥 > 第57章 秋来了(3)

第57章 秋来了(3)

“嘶...哈...哈...哈...哈...”

狗蹲在地上,吐着舌头喘气。

“哎呦...”

朱高炽坐在马扎上,胸膛起伏也跟着喘气。

朱允熥看看这两个,然后不忍再看。

边上的一哥儿已经亲自把茶端了过去,“您喝杯茶缓缓。”

“咕噜!”

朱高炽一口就把茶给干了。

朱允熥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记着,你是跟狗一块来的!”

“啊?”朱高炽端着茶盏,低头看看狗,懵懂愣住,不明白这话啥意思。

“不是让狗撵来的吧?”

朱允熥继续道,“你怎么喘成这样?”

“你丫不埋汰我能死?”

朱高炽心中顿时大骂,“我他妈从庄子外头一路小跑进来的。有种你丫也跑一次?呸,累死你臭丫挺的!”

可这些年,他都是心里骂,嘴上从不敢说。

不但不敢说,还得当做耳旁风。

“这不是有好事,赶着给您报喜吗?我这大胖子,一路小跑!”

朱高炽又端了一杯凉茶,“别说我呀,就换别人也得喘!”

“呵!”朱允熥皮笑肉不笑。

“斯哈斯哈斯哈.....”

趴在地上的狗,吐着舌头抬头,看着朱高炽的目光清澈至极。

“到底什么好事呀?”

朱允熥斜躺在竹子椅上,那只三花猫不知在哪嗖的钻出来,直接趴在他的腿上。

“呜...”

吐舌头的狗瞬间就要冲上去。

“别别别!”朱高炽一把拽住狗脖子,骂道,“你要敢呲牙,今儿晚上就吃你了!”

“呵呵呵!”

朱允熥轻轻挠着猫的尾巴,“放心吧,那笨狗咬不着它....”说着,睁开眼,“到底什么好事?”

朱高炽看看左右,忽有些欲言又止。

一哥儿站起身,“皇爷爷,您跟庄亲王先聊着,孙儿去厨房看看....”

“就在这听!”

朱允熥半睁开眼,“都不是外人,想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军国大事,你但说无妨!”

“徐盼那孩子....”

朱高炽开口,同时心里暗道,“你都不怕丢人,我怕什么呀?讲呗....”

心中想着,突然冒出一种,想给自己一嘴巴的感觉。

“我是不是贱呀,他儿子我管,他孙子我管,他私生子我也得管,我是他们家大管家怎么着?”

一哥儿却是唰的站起来,“盼哥儿怎么了?”

“哦,立功了!”

朱高炽看看周围几个孩子,笑道,“哈密的军报,他到了哈密军中之后,接连参加了三次剿匪...因野战斩首之功升为炮兵副千户,如今掌管火炮十门.....领骆驼三十匹,炮手火器兵一百二.....”

一哥儿笑笑,重新坐下。

曹睿惊呼一声,“好哇,他去了哈密竟然连封信都没来!副千户.....”说着,啪的一拍巴掌,“我就知道盼哥儿一定行!”

另一边的吴铎却是地下头,嘴里无声的嘟囔着。

“你小子在那嘟囔什么呢?”朱高炽马上道。

“没...没什么呀?”吴铎抬头,耸耸肩膀。

“告诉你,都是实打实的功劳!”

朱高炽开口,“他第一次上战场,就是当饵!”

“喔?”周围一片惊呼。

“宋琥为了全歼一股察合台的游骑....故意放出去一支运送火器的队伍,引那些贼人上钩!徐盼就在其中,而且此战,是徐盼指挥火炮...”

朱高炽说着,对着朱允熥道,“军报上说他指挥镇定自若,颇有大将风范!”

“呵呵呵!”朱允熥抓了两下猫,得意的笑笑。

“他那二百多人,固守山头,守了一夜...”

朱高炽又道,“军报上还说,徐盼亲自发炮,炸死了察合台大将三人....”

说着,看看曹睿又看看吴铎,“这副千户,还是因为他岁数小,怕他翘尾巴故意压着的。”

“哎!”他微微叹气,又道,“你们都是差不多岁数的,也都是从小在皇上身边长大的......要好好学学人家!”

几个孩子,都低下头各有思量。

“宋琥也是...”

朱允熥在旁,开口道,“兵行险着呀!”

朱高炽心里咯噔一下,忙道,“那人其实心里都有数....安排得妥当呢!”

“也是,边关怎么打仗,也轮不到朕来瞎指挥!”

朱允熥起身,“去厨房看看,吃什么......叫人给庄亲王预备点酒....”

朱高炽心中暗道,“是你丫想喝吧...”

一哥儿看着难得眉头舒展的祖父,心中暗道,“看来,皇爷爷也放不下盼哥儿呀!”

随即,看看朱高炽,心中又道,“父亲呀,您真是......”

想到此处,又忍不住看看曹睿,心中再道,“皇室丑闻......层出不穷!哎...”

“殿下,我觉得我要是去了西域,要是跟盼哥在一块,我们双剑合璧...”

“你呀,一点都不稳重!”

夜色很快笼罩下来,秋日的夜晚满是凉意。

通往重华宫的路上,曹睿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说个不停。

一哥儿却正色打断他,“从小到大,盼哥都是只说不做,而你呢,就只是说...”

“我...”

曹睿愣住,委屈道,“臣不是没机会吗?”

“机会也是给有准备的人的!盼哥以前无论是读书还是习武,都是一顶一....”

一哥儿又道,“而你呢?”说着,皱眉道,“竟弄些让亲长给你擦屁股的破事!”

曹睿知道他说的什么,委屈的低下头,跟在皇太孙的身后。

“噗嗤!”

边上有人不屑的笑出声。

曹睿顿时大怒,“你笑什么?”

吴铎斜眼看他,冷笑道,“你哪只耳朵听见我笑了?”

“够了!”

一哥儿忽然停步,挥手后宦官们悉数退下。

“下午的时候庄亲王怎么说的?”

一哥儿看着他俩正色道,“你们都年岁相当,都是在皇爷爷和父亲身边长大的,本该是挚爱亲朋,怎么好似仇人一样?在孤面前还要闹,不在孤的面前是不是还要动刀子?”

“臣等不敢!”

“书上都说了,少年人都是意气之争.....尔等身份不同,将来可能是并肩作战的袍泽,就这么容不下对方吗?”

一哥儿又训斥道,“敢情皇爷爷和父亲教养了一群窝里斗?”

“臣等有罪,殿下责罚!”

“你们呀!”

一哥儿又皱眉,摇头道,“就是太闲了.....”

说着,沉思片儿,“睿哥儿先回,吴铎你跟着孤,我有东西让你转交给皇爷爷....”

“殿下让臣给老爷子带什么?”

进了重华宫,在吴铎说话之间,一哥儿忽然站住脚步。

回头正色看着他,“以后你让着点曹睿...”

吴铎一怔,低头道,“是!”

“你是不是觉得孤在偏向?”

一哥儿郑重道,“孤还是跟他们亲近一些?觉得他们好?”

“臣不敢!”

“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一哥儿点点吴铎的心口,“之所以孤让你让着他,不是因为孤亲近他,而是因为他混蛋,你不混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