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残王爆宠嚣张医妃 > 第923章 当她没脾气吗

第923章 当她没脾气吗

让福运长公主的眼睛有点儿发酸的是,傅昭宁是挽着隽王的臂弯过来的。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挽着手走?”

沉香都瞪大了眼睛。

她就没有看到夫妻这么走的,一般来说,妻子都会落后于丈夫半步的距离,最多也就是并肩走。

但是在外面肯定要端庄守礼,哪里有看到妻子这样挽着丈夫的臂弯走路的?

而且傅昭宁身子还靠在隽王的手臂上。

“她这走路哪有半点仪态?扭扭捏捏黏黏糊糊的,像什么样?”沉香压低声音,对福运长公主不忿地说,“这哪里有一点儿正妃的端庄大气?”

跟个小妾似地黏着男人。

正妃就是要仪态万千,贤淑大气。

这种妖妖媚媚的,像是恨不得随时吸男人阳气的妖精模样的,那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小妾。

沉香反正是很看不惯。

但不知道为什么,福运长公主却控制不住羡慕。

隽王那样清冷的男人,也如此纵容地依着傅昭宁,还配合着她的步伐,像是被花儿依靠的大树。

两人看起来那么和谐,是别人怎么都插足不了的亲密。

她没有看过这样的夫妻。

“长公主等你等得快哭了。”傅昭宁正对萧澜渊说。

“是她有求于我,等等如何?”

“你会帮她吗?”

“看她聪不聪明。”萧澜渊说。

“聪明就帮?”

“呵,聪明的话,我不拦她。”萧澜渊又不是多大气多大方的人,怎么可能会帮福运长公主?

她已经准备算计他,还去偷了原本就该属于他的东西,准备来和他谈判,这是当他冤大头?

她为什么就非得赖在他身上?

只不过,女子在这世上本就不易,要是她够聪明,他可以不落井下石,她就算去了京城要找什么退路,他都不拦着就是。

这已经是他对福运长公主最大的善意了。

因为,她身边的宫女还骂过昭宁,侮辱过昭宁呢,他又不是不记恨。在这种情况下,福运长公对宫女不呵斥不阻止,就已经惹恼他了。

傅昭宁也没想替福运长公主说话。

他们走到了月亮门,福运长公主便要迎过来,“隽王。”

“站那儿,不许出来。”傅昭宁一句话把她的脚步给钉住了。

福运长公主咬了咬下唇,有点儿可怜。

“傅神医,我有话想和隽王说,能不能请你回避一下?”

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是有点儿羞耻的,毕竟这是当着人家的面邀她的夫

君。

本来以为傅昭宁会不愿意,谁知道傅昭宁没有理会她,只是松开了挽着萧澜渊的手,对他说,“记得保持距离。”

萧澜渊点头,“记着。”

“那我先进去了。”

“好。”

傅昭宁说完就把口罩戴上,从福运长公主身边走了进去,根本就没有理会她。

福运长公主觉得有点儿委屈。

沉香忍不住说,“隽王,傅神医对我们长公主好生冷漠。”

这哪里是一个王妃的风度啊。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让萧澜渊对傅昭宁不满。

但是她的话音刚落,萧澜渊就转向了她。虽然他戴着面具,但沉香还是陡然感觉到她要被他锐利冷寒的眸光给杀了。

她心头一寒,突然就很后悔自己刚才说出了那么一句话。但已经晚了。

她听到萧澜渊冷漠的话。

“长公主如果有话要与本王说,那就先让这奴才在那里跪着。”

萧澜渊指着院子中间。

在那里跪着,西偏厢所有的病人都会看到。

沉香难地置信地瞪大眼睛。

“隽王,”福运长公主也惊着了,“沉香就是太过于护着我了,她没有什么坏心思——”

“她跪,本王听你说话,她不跪,本王这就走

。”萧澜渊打断了她。

沉香说傅昭宁和安年有私情,他一直记着呢。

“隽王,沉香她也病着,如此地上寒凉,她要是——”

“那就不用废话了。”

萧澜渊说完就干脆利落地转身。

沉香慌了,“隽王,奴婢这就去跪!请您留步!”

“沉香——”福运长公主无措地看着她,楚楚可怜,但没有阻止。

沉香咬了咬牙,走到了隽王指的位置,跪了下来。

萧澜渊这才缓缓地转过身。

“说吧。”他对福运长公主说。

福运长公主眼睛都红了,她仰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冲口而出的竟然是——

“能不能请隽王摘下面具?!”

萧澜渊顿了顿,然后差点儿就被气乐了。

“长公主是不是想看看本王的容颜还有没有救,值不值得你说接下来的话?”

这到了最后,她还想要看看他的容貌,才决定到底要不要依附于他?

他还以为她会聪明,结果就这?

一时间,萧澜渊觉得福运长公主着实无趣。

他又想到了在长街上遇到昭宁退亲那一天。昭宁可是连他人影都没看到,隔着马车,她就敢果决地说要当他的王妃。

那是她的魄力

,看中了他的身份,做了选择,就别奢想别的东西。

福运长公主就是拎不清,想找个依靠,可还心痴痴地想找容颜也合她意的男人。

要权要势要能力要护着她,还要俊美如朗月星辰,想这么美呢?

“没、没有,我,我就是关心隽王。”福运长公主也有些慌,她刚才冲口而出,是潜意识里的愿望。

她确实是很想知道,隽王是不是真如传闻那样成了面容如恶鬼的残王。

“本王跟长公主毫无干系,用不着你关心。你要是再说废话,你的丫鬟就得再继续跪下去了。”

沉香也着急地看着福运长公主,赶紧说呀。

福运长公主回头看了沉香一眼,深吸了口气,这才说了正事。

“隽王,我身上有福运加持,这点你也知道的,我还可以跟你说一个秘密。”

“哦?”

“我能够做窥探天机的梦。”福运长公主豁出去地说了出来,“我梦见柘城有一件东西对你十分重要,但你自己是拿不到的,我却在梦里看到那件东西藏在哪里了。”

她一口气说了下去,“那件东西,对你真的特别特别重要,你一定需要它的!只要你答应我的请求,我可以帮你找到那件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