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点多,车子停在了一处僻静的院子外面,高大的杨树遮挡了视线,宋红果只看到门口有人站岗,却没有挂牌子表明这是什么地方。 霍明楼下车去交涉,李贺紧跟其后,等俩人走远,王二妮才一脸苦恼的吐槽,“你说冯秋萍到底想干啥啊?她是不是疯了,这种时候提出见咱俩,这不是把咱俩架到火上烤吗?生怕别人不起疑心,胡乱猜忌是不是?这得多大仇多大怨,才想临死前把个垫背的? ">

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重生年代,我在田园直播爆红了 > 第879章 问话

第879章 问话

上午九点多,车子停在了一处僻静的院子外面,高大的杨树遮挡了视线,宋红果只看到门口有人站岗,却没有挂牌子表明这是什么地方。

霍明楼下车去交涉,李贺紧跟其后,等俩人走远,王二妮才一脸苦恼的吐槽,“你说冯秋萍到底想干啥啊?她是不是疯了,这种时候提出见咱俩,这不是把咱俩架到火上烤吗?生怕别人不起疑心,胡乱猜忌是不是?这得多大仇多大怨,才想临死前把个垫背的?”

宋红果没有跟她同仇敌忾,听完后,淡淡的提醒,“等下见了她,别受她挑拨,尽量理智点,不要乱说话,别人就不会抓住把柄。”

王二妮匪夷所思的瞪着她,“你咋就这么淡定呢?不怕她出卖咱俩啊?她犯了死罪,马上就下线了,人在死之前啥疯狂的事儿干不出来?你以为我不受挑拨就能躲过去?宋红果,你咋这么天真呢,这时候,谁也理智不了,只要她张嘴,咱俩再否认,都没用!”

“所以呢?”

“所以,咱俩也死定了,啊啊啊……这个冯秋萍,可真是心狠手辣,贱人!”

宋红果没再理她,视线落在霍明楼身上,他跟守门的人说了几句话,对方就去打电话了,他面无表情的等着,可她了解他,从他的一些肢体语言,就能判断出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几分钟后,院子的大铁门被缓缓推开,车子进去之前,又被仔细检查了一遍,对方的严肃影响到了王二妮,她白着脸,坐立不安,像是随时会被抓捕归案的在逃犯,那种心虚和恐慌,全大刺刺的写在脸上。

宋红果都没眼看了。

霍明楼见状,眉眼沉沉,握着她的手低声解释,“这里是一处疗养院,安全性比较高,对外要保密的,冯秋萍就在这里接受治疗,公安和特殊部门的同志都在,等会儿,你不用紧张,平时如何,现在照常就是,记住,你没有任何错处,相反,你是对铝厂医院有大贡献的好同志,是铝厂的技术标兵和先进职工,还是市里都承认的三八红旗手,根正苗红,荣誉无数,谁也没有权利要求你做什么。”

闻言,宋红果笑着反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抚,“我不紧张,放心吧……”

紧张的分明是他,手都有些轻颤发凉。

霍明楼看着她,眼底流淌着复杂的情绪,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带着她不负责任的离开,“红果……”

宋红果无奈的打断,“明楼,我真不紧张,如你所说,我又没做什么错事,来这里,也不是接受审讯,不过是冯秋萍要见我,我配合组织,跟她说几句话而已,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有,那也是不睦,她暗地里算计过我好几次,其他方面,我们可没有交集,我保证,我跟她,真的不一样。”

这话极大的安抚了霍明楼,不过,他还是轻声提醒,“记住,我就在外面等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我都会跟你一起面对。”

他许下这样的承诺,便是意味着,即便宋红果跟冯秋萍一样,身负秘密,是异能人士,或者特殊部门的同志对她起了疑心,他都不会在意,不离不弃。

宋红果瞬间被感动到,若不是还有旁人在,她都想扑过去亲两口了。

李贺一副见惯不怪的表情。

王二妮就忍不住泛酸了,跟吞了只柠檬一样,同样都是穿越者,怎么宋红果的命就比她好这么多?找的老公不仅颜值高、身材好,能力出众、家世优越,最重要的是,还是深情不悔的人设,都到这份上了,眼看着很可能会翻车,依旧不离不弃,仿佛不管前面是惊涛骇浪还是刀光剑影,他都无所畏惧。

反观自己,先是闹了一出悔婚分家,之后追求乔永辉接连被羞辱,进了文工团好不容易过了把海后的瘾,谁想没多久就翻船了,掉在了陈国伟那棵歪脖子树上,以为拿下周生就能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过上沪市名媛贵妇的生活,然而,却是叫人骗色骗身,最终狼狈的返回老家,找了个四十多岁又丑又秃的老男人当接盘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尤其此刻看到霍明楼这幅要舍命相陪的样子,她更是嫉妒的面目全非,张明堂嘴上说着多疼她,可真遇上事儿了,还不是说撒手就撒手?

系统冒出来,小心翼翼的提醒,“宿主,王二妮情绪不对劲,她好像对你妒火中烧啊,男神对你好,把她给刺激到了,也不知道等会儿会不会作妖?”

宋红果不动声色的瞥了王二妮一眼,果然,她脸色难看的像旁人抢了她男人似的,“那你有办法应对吗?直接喂她吃哑药?”

系统,“……”

它做不到啊,45号也不是摆设,他同事还指着王二妮赚流量呢。

几人进了一座二层小楼,进门时,又被搜检了一遍全身,那严阵以待的态度,无端叫气氛紧绷起来。

“宿主,你真的不害怕啊?”

“害怕有用吗?”

“……没用,不过可以给自己想好退路。”

“什么样的退路?”

“比如也装疯卖傻?”

“……”

搜检通过,有人领着他们去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有两位身穿军便服的中年男人,一位神情肃穆、眼神锐利,仿佛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无从遁形,一位则态度温和,唇角含笑,好像慈和的长辈,让人很容易就卸下心防。

宋红果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俩人,心想,这是给她们准备了一文一武啊,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胆子小、心思浅的,怕是三言两句就能被掏空了秘密。

霍明楼上前,与他们寒暄了几句,而他们待霍明楼的态度也十分客气,只是说到工作时,原则性的东西没有半点让步。

最后,霍明楼和李贺被请到另一间屋里,端上热茶,甚至还有瓜子点心,唯独不让他在场陪伴。

霍明楼离开时,忧心忡忡。

宋红果回他一个安抚的笑。

屋门关上,彼此隔着办公桌相对而坐,那俩人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都是特殊部门的同志,严肃的那位叫韩平,温和的那位叫徐长河。

韩平先给了下马威,“知道为什么把你俩请到这里来吗?”

他不开口就冷肃的让人望之生畏,一张嘴,就更吓人了,声音跟冰碴子似的,四月的天,都忍不住打哆嗦,那眼神更是犀利,像刮骨的钢刀。

王二妮本就心惊胆战,闻言,就更是怂了,再不见以前那种穿越者的优越感,也没了无视规则的肆意,她白着脸,摇摇头,又下意识的去看宋红果。

宋红果平静的看着对方,不疾不徐的道,“知道,因为冯秋萍想见我们。”

韩平对她的反应有些意外,这位女同志竟是不怕他?“你叫什么名字?”

宋红果报了自己的名字。

韩平皱了下眉头,“你就是铝厂职工医院,妇产科的宋医生?”

宋红果点了下头。

徐长河接过话去,声音里含着抹轻松的笑意,“百闻不如一见,真是英雄出少年呐……”

宋红果扯了下嘴角,“您过奖了。”

徐长河道,“我是实话实说,你的大名,可都传到帝都去了,宋医生不简单啊……”

接着,话题一转,“根据我们的调查,宋医生和冯秋萍的关系似乎并不亲近。”

宋红果一脸坦然的道,“对,我们之间有矛盾,还是很难调和的那种。”

“什么样的矛盾?”

宋红果把之前跟冯秋萍的那些过节,大体说了一遍,期间,还涉及到王二妮,王二妮出声附和,一副唯她马首是瞻的模样。

韩平扫了王二妮一眼。

王二妮又僵硬的垂下头,不过,脸上却没有心虚。

宋红果为什么事先没跟她串好词儿,就是因为提前演练好的应对都显得很假,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压根就逃不过对方的火眼金睛,不如本色出演,届时,真真假假,才能唬住人。

徐长河步步紧逼,又连着问了几个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难缠,稍微不注意,就会掉坑里去。

宋红果神色自若的一一回应,坦荡而无愧。

徐长河暗暗疑惑,这样的表现,可真不像是跟冯秋萍有什么干系的,难道他们的调查方向错了?

他最后问道,“你觉得,冯秋萍为什么要指名要见你俩?”

宋红果刚要开口,韩平忽然道,“王二妮,这个问题,你来回答。”

王二妮下意识的又去看宋红果。

宋红果道,“实话实说。”

王二妮,“……”

实话实说,她俩还有命在吗?还不得被当成怪物被抓去研究了?

“王二妮同志,你在犹豫什么?”

韩平一声厉喝,王二妮吓得哆嗦了起来,颤颤巍巍的道,“我,我是不知道该咋回答,我跟冯秋萍的关系更不好,我俩有大仇,我被她算计过,我现在的名声不堪,就有她的手笔……”

王二妮说着说着,眼圈红了,声音也哽咽起来,“她为啥要见我俩,我哪清楚啊,她不是杀了人吗,杀人犯心理都不正常,谁知道她是不是想临死前,拉我们当垫背?毕竟,我和宋红果,都是她的仇人,她心存报复,故意往我们身上泼脏水……”

不得不说,关键时候,王二妮没掉链子,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最是妥当不过。

换成宋红果,也是这样的回应。

韩平显然不满意,拧着眉头问,“那你觉得,冯秋萍会怎么往你们身上泼脏水?”

王二妮抹了把眼角,“那谁知道?冯秋萍心眼多的跟筛子一样,我可猜不透她的心思和手段,她以前没少算计我,我要是能猜得到,也不会上了她的套。”

徐长河接过话去,问宋红果,“那宋医生怎么看?”

宋红果道,“我跟王二妮想的差不多,她见我俩,多半是出于报复,总不能是联络感情,她眼下处境特殊,顶着杀人犯的名声,旁人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唯恐被牵扯连累,她若没什么坏心思,就该跟我们保持距离才是,可她偏偏提出那样的要求,用意不言而喻,甚至,她都不用跟我们说什么话,只提出这样的要求,就足以让我们陷进来了……”

她顿了下,意味深长的看着对面的俩人,“看看现在,我们不就被当成怀疑对象,在接受调查?不明真相的人,说不准会以为我们跟冯秋萍有什么特别的干系,那我们以后还说得清吗?造谣一张嘴,辟谣跑腿短,这件事处理不当,那就是我们的下场。”

徐长河笑意一僵。

韩平冷声道,“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这点你只管放心。”

宋红果道,“我自然是相信组织的,可就怕等下冯秋萍会像疯狗一样的攀咬我们,届时,我们是不是还要自证清白?”

韩平道,“我们会调查……”

宋红果笑了笑,“那调查期间,你们会如何处置我们?”

韩平没吭声,怎么处置?最好的处置方式,自然是先关在这里,继续调查,迟早能攻破她们的心房,查出所有的秘密。

宋红果眉眼微冷,“若是你们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怕是不能配合了,首先我们并不是犯人,愿意来,是为了早日将冯秋萍绳之于法,其次,你们也没有权限随意的扣押我们吧?”

现在的律法虽说没那么健全,但各级部门分工还是很明确的,就是抓人,也得有说得过去的理由,不然很容易造成仗势欺人的恶劣影响。

最重要的,宋红果不是寻常百姓,她头上太多光环,处理不当,后果更不严重。

韩平闻言,顿时拉下脸,刚要说什么,被徐长河眼神制止,他含笑道,“宋医生说的很有道理,是我们考虑不周了,你放心,我们肯定会照规矩办事,找你们谈话,也是例行公事,没有别的意思,还要感谢,你和王二妮同志,愿意来这里跟冯秋萍相见,希望你们等下能说服她配合我们的工作,都是为了国家嘛……”

宋红果点头,“可以,我们会尽力一试,若是冯秋萍不同意,那就没办法了,我科室忙的很,回头我还要赶回去做手术,希望你们能理解。”

“呵呵,理解……”

宋红果和王二妮被送到了另外一间屋子,进去后,就被眼前的画面给惊呆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