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全民:我一个牧师技能瞬发很正常 > 第500章 补偿一艘战船?

第500章 补偿一艘战船?

“这么小的一件事,总督大人竟然亲自来解释,在下非常感动。”

齐霄知道伯格多是在故意讨好,

毕竟,一个能够破坏护港大阵的人,谁敢招惹?

对方能够非常识相的翻过此事,没有不依不饶,愚蠢的追究下去,自然对双方都好。

这也是齐霄最满意的结果。

所以,他打算借坡下驴,就此结束此事。

“啊,还有。”总督对身旁的助理示意。

只见助理又从文件夹中取出一个战船图集。

“我听说御海船长来港是为了添一艘战船?”

“是的。”齐霄点头承认。

刚才布鲁特斯来找他,就是在讨论这件事。

拉戈萨将挑选战船的事情交给他,但他心里其实没数,所以才找齐霄商量。

齐霄心里同样没有什么感念,

他和布鲁特斯一样,虽然被任命为船长,可实际上和门外汉没区别,只擅长打斗而已。

不过,他毕竟经历过后面几个副本,知道剧情的走向。

因此他的建议,还真是给布鲁特斯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参考。

布鲁特斯决定等先等索里亚诺港的情况安稳下来后再去谈。

“不知道御海船长远航的目的地是哪?”

“亚比湾。”

“哦!亚比湾?那里距离墨卡海域很近啊。”伯格多有些意外。

“是的,所以我们才打算购买新的战船和补充给养。”

伯格多点点头,示意助理将战船图集递给齐霄。

“御海船长,为了表示诚意,我决定以港务局的名义,赠送你一艘战船。您可以从图集中挑选任何一艘看的上的战船。”

“哦?送?”

齐霄闻言一喜,当即翻开图集。

而站成一排的船员闻言,更是震惊的嘴角一抽。

索里亚诺港的总督,要送给我们船长一艘船?

啊?

当站在齐霄身后的阿兹看到第一页的战船时,惊讶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海神之怒号!”

海神之怒。

单听名字就知道这艘战船不一般。

船体十分巨大,船首雕刻着威严的海神怒容,

它手持三叉戟,仿佛随时准备投掷,

船身两侧装饰着海浪的鎏金浮雕,在船尾闭合。

仅看图片,齐霄就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

不过这艘巨型战船,并不适合拉戈萨船队。

海神之怒号需要大量船员,以及多艘战船保护。

一旦遭遇海战,很容易成为海怪们首要攻击的目标,

女神号和血刃号两艘小船,根本没办法有效保护海神之怒号。

齐霄可不想将自己的全部实力暴露出来,一个人照顾三艘战船的船员打海怪。

这件事在副本里已经做过了。

他的目的是击杀伯萨利,可不是带领这群人出海游玩。

“阿兹,你去叫一下布鲁特斯船长。”

“好的船长。”

阿兹艰难的将目光从图集上挪开,跑向船尾对着女神号的船员大喊。

很快,布鲁特斯慌慌张张跑上甲板,来到齐霄身边。

“布鲁特斯船长,你看图集中有没有适合咱们船队的战船。”

“哦。”

布鲁特斯接过一翻,眼珠子立即瞪大。

图集中的一艘艘战船,可比血刃号和女神号豪华多了!

其中的潮汐守护者号,烈焰守望号,深渊哨兵号,海灵护卫号,海潮壁垒号五艘战船,都非常适合船队。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选择一下子变多,搞得布鲁特斯都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这几艘都、都合适。”

“是么?我看看。”

“嗯,就是不知道价格如何。”

“总督送的。”

“啊?”

齐霄看着五艘战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海灵护卫号上。

这艘战船的外形优雅,船首是一只类似海豚的海怪雕像。

船身绘有海精灵阵图,在战船转向时可以提高转向速度。

根据战船描述,当遭遇海怪袭击时,雕像会生成一面护盾,阻挡海怪们的撞击。

同时,战船上还装备了二十门炽焰火链炮。

这款链炮能够连续发射具备火元素的炮弹,形成一条封锁海面,防止海怪靠近的高杀伤性火链。

对接下来的《亚比湾》和《迦尔群岛》两场大型海上战斗,应该能起到不错的群攻效果。

“总督大人,我已经挑好了,就这一艘吧。”

齐霄将翻到海灵护卫号的图集,递给总督的助理。

“好的,一会儿我就让助理去通知船坞准备,两日内就可以提船。”

“请接受我们二人的诚挚谢意。”

“哈哈!不必客气。”

伯格多一拍椅子扶手,满意的站起身。

“御海船长能接受补偿方案,那么此行就没有白来。”

说完,伯格多找个理由,

在齐霄、布鲁特斯,以及一众船员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血刃号。

齐霄能收下这份礼物,就代表着不会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闹大。

这对伯格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既能保住自己的总督职位,又能搭上与一条‘关系’,可以说一举两得。

战船走的是港务局的账,但保的却是他的官,实在是太划算了。

而且,这一点账面赤字,过两个月随便找一个由头收个小税就能填补回来,可以做到毫无痕迹。

接下来,只需要尽快恢复护港大阵就好。

当伯格多和几队港卫军离开码头后,布鲁特斯依旧感觉很不真实。

买船的任务,这就完成了?

不对,不是买。

刚才御海船长说,总督要白送给我们啊?

白送一艘港卫军的战船?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御海船长。”布鲁特斯思考片刻低声问道,“总督为什么会送战船给咱们……呃,给你?”

他知道不该问,但是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

“没什么,我不过是今天去了港务局一趟。”

“就这样嘛?”

“嗯,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敷衍!

太敷衍了!

御海船长连理由都懒得编!

“布鲁特斯船长,关于船只交接的事,就你去办吧。”

“好的。”布鲁特斯爽快答应。

见齐霄没有其他交待,自觉离开。

“你们也休息吧,站半天怪累的。”齐霄对着依旧站姿笔挺的十人说道。

另一边,港务局。

刚回来的伯格多,就看慌张的巡逻兵队长小跑上前。

“大人,有意外情况。”

“说。”

“幻梦珊瑚馆的老板被杀,那些海妖女也都……不见了。”巡逻兵队长附耳小声道。

“什么!”伯格多心中一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