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篡改历史是门好生意 > 第463章 “日新月异”的大世界

第463章 “日新月异”的大世界

dc故事融合的动静比过去任何一个故事融合都要大得多,对大世界的影响或许仅次于最初塑造框架的时候。

历经数十年创作,这才有了一个聚合科幻、神话、奇幻魔法、外星人,想象力覆盖宇宙内外和所有时间维度的故事世界,说一句“包罗万有”并不为过。人类有史以来所有故事作品中出现过的每一种故事模式、叙事方式、角色构成,几乎都能在这个宏大的故事世界里找到同类。

理所当然地,当这个故事与大世界融合时,必然吸引了所有神族的关注

大世界发生了自成型以来从未有过的剧烈震颤,普通人类对此无知无觉,诸多神界却无不视线齐聚;其中不乏有神明忧心忡忡,惟恐融合过程不顺,矛盾没有处理干净,导致大世界因此生乱、生变。

幸好,执笔人再一次证明了自己在这个岗位上的专业性和尽职尽责;大世界的震颤并未带来严重后果,缓缓消失的同时也宣示故事融合顺利完成。

大气包裹下的蔚蓝星球,星罗棋布的宇宙深空,看上去与融合前毫无二致,但林祐知道,这个世界已经与过去截然不同了。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原先“附着”在大世界的层层dc故事碎片全都不见了踪影。

至高神与执笔人之间没有再多说什么,双方不久前发生的争论、密议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被心照不宣地“遗忘”。

林祐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庄园,迎面就看到戴安娜迎了上来:“有新的世界融合进来了?”

“你也感觉到了?”林祐对此并不意外。

与天堂岛时相比,如今的戴安娜已经具备了看穿维度真相的能力;她不无忧虑地说:“我仿佛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还有轻微的排斥,但很轻微,而且持续的时间很短。或许,密涅瓦的感受会更深一点。”

“密涅瓦……那臭丫头又跑哪儿去了?”林祐举目四望;五年时间过去,曾经软软糯糯、可爱黏人的小丫头,如今已经升级成了“臭丫头”。

俗话说“七岁、八岁讨狗嫌”,十岁的小姑娘古灵精怪,还有一身日渐壮大的神性、神力;这哪是讨狗嫌,简直是要狗命。

曾经密涅瓦表现得对神奇生物极其好奇、喜爱,所以老管家一度想在庄园里养些小型神奇动物;就像麻瓜们养个猫儿、狗儿之类的,说是“可以陪伴密涅瓦小姐”。

结果等小姑娘长到八岁,这话就再也没提过。

说曹操,曹操到,林祐正要找人呢,就看到一个半人多高的身影蹦蹦跳跳跑过来,手里抓着一团火红色的物事不断挥舞,边跑边笑。

“哥哥,哥哥,你看这是什么,我抓到的,是凤凰诶……凤凰居然飞到庄园里来了,戈夫岛上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凤凰。它看到我还想跑,眼睛大大的还很害怕,看着就像人一样。”一张小嘴“叭叭叭”,说话就跟放连珠炮似的。

林祐听到“凤凰”一词心里就觉得不好,第一反应是“你是不是又把邓布利多的凤凰给抓了?”

邓布利多没死在伏地魔手上,顺风顺水活到了新世纪,而且最近正盘算着卸下校长职务;近些年来,老巫师和佛瑞斯特家颇有往来,小丫头也不止一次见过那只名叫“福克斯”的凤凰,眼馋得不行,一直想将其偷回家,而且不止一次动过手了。

每次都被林祐义正辞严地给镇压,只能玩两天就哭兮兮地还回去。

如今看到密涅瓦手里火红的大鸟,只当臭丫头旧病复发,又跑去拐带人家宠物了。

“不是,当然不是,肯定不是!这是它自己飞进来的,正好飞到我面前,还想落在我头上;它长得跟福克斯一点都不像,比福克斯大多了,也漂亮多了,你看,你看嘛……”

小姑娘的连珠炮打得林祐晕头转向,被她献宝般举到眼前的凤凰更是映得人满眼火红;带着些微硫磺味儿的火气直冲鼻端,让林祐嗅到了几分熟悉的味道。

人眼和鸟眼一对,林祐立刻就认了出来,果然不是福克斯,而且是“熟人”。

与林祐“看对眼”的瞬间,凤凰就激烈挣扎起来;它奋力张开两只翅膀,正要扑腾呢,就从头顶落下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往它背上一按,张开的五指正好按在翅膀根上。

两只足以拍死熊虎的翅膀立刻软搭搭垂了下去。

偷过这么多回福克斯,密涅瓦早已掌握了一套制服鸟类的办法;配合她神明之身的力量,可谓无往而不利。

受困于人的窘境让凤凰悲愤交加,冲着林祐“嘤嘤”嘶鸣,既像是声讨,又像是求救。

“把它放下来吧,它是咱们的老朋友,不是鸟……”林祐只好跟妹妹商量。

密涅瓦闻言微微皱起眉头,倒提着凤凰脚爪子晃了晃,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会儿,心里大为不满:“骗人,这明明就是鸟,就是凤凰。就是比福克斯大一点的凤凰。”

林祐大感头痛,对着凤凰说道:“你倒是说句话啊,哑巴了你,只会‘嘤嘤嘤’地?”

凤凰头下脚上颠倒着,被晃得生无可恋;闻言瞪了林祐一眼,又转过头去不吭声,连“嘤嘤嘤”都没有了。

密涅瓦大感惊奇,将凤凰举到眼前与之大眼瞪小眼:“你还会说话啊?怎么不说啊?快说啊,会说话我就放了你?”

凤凰猛地一激灵,刚要挣扎却又被一顿摇晃差点摇散了架,终于老实认命;张开鸟嘴“嘤嘤”两声,喊得声嘶力竭。

“你瞧,它不会说话;哥哥又骗人!”臭丫头跳着脚发出指责。

“不会说话,怎么可能?”林祐伸手,结果密涅瓦下意识往回一收,作势将凤凰往身后藏。

林祐没办法,只好隔空喊话:“菲尼克斯,你装什么傻鸟,给我开口说话!”

“它有名字的?叫菲尼克斯?哥哥认识它?”小姑娘连环三问,小手又在无意识地摇晃着,“可它就是不会说话啊!”

“嘎……嘎……”凤凰不再“嘤嘤嘤”,声音变得沙哑而凄厉。

“它是不是想让你们看它的嘴?”一旁的戴安娜瞧了半天似乎看出点什么,出言提醒道。

“它的嘴?”林祐闻言一愣,再仔细一瞧,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密涅瓦,是不是你把它的嗓子给封堵了,故意让它说不出话?怪不得只能发出简单的声调呢!”

密涅瓦做恍然状:“是喔!我怕它向福克斯那样喷火烧我,所以抓到的时候就给它嗓子堵住了。我以前都是这么做的,不对吗?”

“对什么对,赶紧给我撤销。你自己的破坏力什么水平自己不知道啊?说过多少回了,你在岛上祸祸神奇动物的花招,不许在外边用。外边遇到的神奇动物可能是有主人的。”林祐没好气地点着臭丫头的小脑袋一通数落。

戈夫岛上那些神奇生物,平均每个月被要被祸祸一回,好些都被祸祸得受不了了;据岛上的饲养员说,好些个种群都出现过迁徙迹象,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

“所以它还是大鸟对不对,它还是神器动物,是凤凰,不是人。”小姑娘跟哥哥斗智斗勇这么些年,听而不闻、转移话题、断章取义之类的招数早就用得惯熟;简单一句话,让林祐的责备全都落在空处。

“它确实不是人,但现在先让人家重新说话。”林祐没好气地指着那火红一团,原本漂亮的凤凰羽毛这会儿都蔫吧了。

臭丫头一听就知道自己转移话题的诡计得逞,立刻满脸堆笑,顺从地将凤凰放开,同时无声无息收回了封堵咽喉的神力。

“臭丫头,你才不是人呢!我是菲尼克斯,是凤凰,是七十二柱魔神;魔神听说过没有,你居然敢抓我……”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在地上打了个滚就变成人形,却依然是多年前那副小男孩模样。

“咦,好可爱啊!”密涅瓦眼前一亮,将对方责骂的话全当耳旁风,凑过去抬手就捏小男孩的脸蛋。

菲尼克斯全无抵抗之力,脸颊被拉成了一个“括号”。

看着一瞬间封锁菲尼克斯四肢百骸的神力,林祐哪还不知道这是密涅瓦故意使坏报复?臭丫头神性觉醒越多,对自身力量的掌控也越发得心应手了。

七十二柱魔神又怎么样?

就菲尼克斯这个最多侯爵水平的魔神,最多能打赢邓布利多那样的大法师,碰见密涅瓦这种已经预定一个真神席位的大世界原生神明,就跟女孩手里的洋娃娃一样,只能任人摆布。

“窝搓了……堆补齐……”跟地狱魔神在一起混了几千年,菲尼克斯将魔鬼们识时务的特性学了个通透。刚一开始祂还以为自己只是一时大意才被拿住要害,后来又看到有林祐这个熟人在旁,所以才敢冲着密涅瓦叫嚣;等被人捏到脸上了,小凤凰才后知后觉:以后一定要懂文明、讲礼貌,决不能在这位大小姐面前讲话大小声。

“哥哥,你认识它啊?”密涅瓦回头看向林祐,捏着“括号”两端的手依然没有丝毫放松。

小凤凰当即朝林祐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怜巴巴的模样,只差再落两滴凤凰眼泪了。

“好了好了,你鸟也打过,人也打过,气也该出了吧?祂确实是咱们家的朋友,我认识祂的时候,你才这么大呢!”林祐比划了一个小小襁褓的模样。

“那祂怎么才这么点大,还没有我高呢?”密涅瓦不依不饶,手指头在菲尼克斯脸上测试弹性。

小凤凰疼得直抽冷气,可看到臭丫头转回头时又立刻奉上笑脸;主打一个能屈能伸。反正这张脸已经落在对方手里了,那就不要吃二遍苦,不要受二茬罪。

林祐摇着头:“祂这辈子就这样,长不大了。”

密涅瓦皱着鼻子“哼哼”两声,终于松手把人放开。

小凤凰刚获自由,立刻一个箭步躲到林祐身后,把自己和臭丫头远远隔开一个安全距离。

密涅瓦根本没理睬菲尼克斯,只脆声问林祐:“哥哥,你刚才是不是又写小作文了,我发现世界变得不一样了?”

林祐脸色一黑:“什么小作文,教你的词不要乱用。这个事情我回头跟你解释,现在要招待客人呢!”

有些事可以让戴安娜知道,密涅瓦也会知道,但不适合到处去传;菲尼克斯虽然算熟人老朋友,但总归还是外人。

把臭丫头打发走,林祐反手将小凤凰从身后提溜出来:“打从当年‘圣枪’事件之后,这么多年你是到处撒了欢似的玩,从来没回来找过我;怎么今天突然来了,还不声不响闯进庄园被我妹妹捉住了?”

“我怎么知道你妹妹这么可怕?本来看到她那么漂亮,还安安静静在草坪上看书,我就想去打个招呼;结果一看到就抓我脚脖子,还薅我的尾巴,也不知道哪学的这么熟练,手快得我都反应不过来。”

小凤凰一肚子委屈;祂是七十二柱魔神里少数本性善良且向往美好事物的存在,谁想到今天差点折在一个“美好事物”手里。

“不要转移话题,你来找我干什么?”林祐拿出教训妹妹的姿态,居高临下看着小凤凰。

“就是挺长时间没见,想来看看你……好吧,顺道送个信。”

“送信才是正事,来看我才是顺道的吧?”林祐直接戳穿了小孩子的谎言,同时对祂的来意也有了猜测,“整个世界上比你强的不少,但是能驱使你的却不多;是谁啊?是路西法还是祂那个同样不安分的妈?”

“路西法。”菲尼克斯闷声说道,“祂让我转告你,你和祂当年的约定就快到期了;正好,祂准备离开伦敦,去另一个更加混乱和堕落的城市寻找新风景——这是祂原话——所以想邀请你见一面。”

“是啊,你不来我也要主动去找祂了。出入地狱的凭证还在我这里放着呢,按照约定,是时候还回去了。”林祐回想着曾经与路西法的交易,“祂说没说想去的那个‘混乱堕落的城市’是哪儿啊?”

“没说,好像是去大西洋对岸。”不知道是不是被抓留下的后遗症,菲尼克斯这会儿只觉得浑身不舒服,说话时扭来扭去,似乎下意识想抹平身上炸开的毛。

“按路西法的说法,世界变得越来越有趣了,那边也有更多乐子可以看,是时候过去了。”(本章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