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肥警神医 > 第792章 你们不是真爱哟!

第792章 你们不是真爱哟!

孙平安俯下身,伸手探入车内,薅住保洁公司老板的头发,将这厮从车里拽了出来。

一挥手,一道光门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孙平安就这样薅着这厮的头发,在这厮震惊、恐惧、绝望的目光中,走入了光门中。

眼前景物变幻,廖兵骇然发现,自己竟然从大夏京城的郊外,瞬间来到了一个入眼处皆是汪洋的废弃海上钻井平台上。

廖兵成为一名杀手已经有7个年头了。

这7个年头中,死在他手里的目标已经达到了73人。

身为一名杀手,自然很清楚对方暴露出秘密代表着什么。

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会永远闭嘴,永远保守秘密。

也就是说,他死定了。

区别在于,是在酷刑中扛不住交代一切后死亡。

还是老实交代一切,奢望对方能够给自己一个痛快的,几乎没有痛苦的瞬间死亡。

“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孙平安瞥了廖兵一眼,随手将廖兵扔在平台上,转身走进了光门中。

片刻后,孙平安就像是拖死猪一样,将凯瑟琳夫妇俩拖到了廖兵的眼前。

用特制的绳索,将这两个老外吊挂了起来。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平台上,两个老外就跟挂在分解流水线上的死猪一样,随着清凉的海风晃悠着。

孙平安将廖兵扶起,让廖兵靠在栏杆上坐好,掏出烟盒,示意了一下。

在廖兵点头后,孙平安掏出一支烟塞到了廖兵的口中。

廖兵用没受伤的手挡着海风,香烟点燃后,在孙平安的胖手上轻轻叩击两下表示感谢。

孙平安叼上一支点燃。

“杀过同胞吗?”孙平安吐出一口烟圈,问道。

“华裔的算吗?”廖兵惨笑着反问道。

孙平安想了想:“不承认自己是大夏人的,不算同胞。”

“那我没杀过。”廖兵肯定道。

“是不是这样我就不用死了?”廖兵充满期盼的看向孙平安。

孙平安摇摇头:“你给外国杀手提供情报、武器,间接杀害大夏同胞,你觉着,我身为一名警察,会让你活吗?”

廖兵愣愣的看着孙平安,片刻后,整个人都颓了。

“知道我是谁吧?”

“辣手肥判官,孙平安!”

“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有问必答吧!”

“看在你是大夏人的份儿上,我会最后一个杀你,并且给你一个痛快。”

廖兵神色变幻,思想挣扎了一下,最终化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你想知道什么?”

“你所在的组织叫什么?”

“不知道……”

廖兵看到孙平安面色一变,立刻解释道。

“我不是在骗你,也不是在死扛着不说,而是我真的不知道组织叫什么。”

“我就是组织的外围成员,接的都是小任务,杀的都是小目标,更多的是按照组织命令,到某个国家,为真正的杀手配置对应的化学药剂。”

“我只知道这个组织结构非常严密,规矩非常的多。”

“我曾经接过一个处理尸体的任务,亲眼看到一名违规的杀手,在接到了组织的电话后,主动来到组织指定的地点。”

“毫无反抗,甚至连一句怨言都没有,就站在那里,平静,认命的接受组织的审判和处决。”

“像我这种外围成员,根本就没资格知道组织太多的事情。”

“组织是通过伪装成垃圾短信的信息发布任务,我可以接受或拒绝,只有接受后,组织才会给我任务的详细信息。”

“任务成功,就会有一笔钱通过合法手段打入我的银行账户。”

“如果任务失败,会扣掉我的信誉点,一旦扣光了,组织就会派出清道夫解决我。”

“有些任务是强制指定性的,只能接受,不能拒绝。”

“就像这次的任务,就是强制指定性的,任务要求我搜集关于你的所有情报,包括你的家庭信息,工作信息。”

“提供武器弹药、交通工具。”

孙平安想了想道:“你提供给杀手的武器弹药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廖兵无奈道。

“组织就是给我一个信息,命令我在某日某时,去某地某个位置,把东西带走,然后把东西送到某地,交给某人。”

孙平安又问了一番,确定无法从廖兵口中得到更多信息后,又给廖兵点了一支烟,让他歇会,等着一会上路。

孙平安走到琼斯面前,伸手一点,肿着半边脸的琼斯悠悠醒转过来。

琼斯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确定了所处的环境,虽然惊讶于身处海上废弃钻井平台上,却并没有开口询问。

而是咬牙切齿,对孙平安怒目而视。

孙平安没有理会琼斯的反应,快速在男杀手的胸口点了两下。

男杀手倒过来一口气,剧烈咳嗽着醒了过来。

“你的狙击位置?”孙平安没有废话,直接问道。

男杀手愣了一下,扭头不去看孙平安。

孙平安撇了撇嘴,既然自己是对方的目标,那么对方自然知道他的身份,做过什么事情,以及手段如何。

这种无声的抗议,屁用没有。

孙平安右手一转,一把飞刀凭空出现在手中,轻轻一挥。

让男杀手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刀,并没有伤害到他的身体,而是将琼斯的左耳整个切了下来。

切面非常完整,而且飞刀的锋利程度,比手术刀有过之而无不及。

直到一只耳朵掉落在平台地板上,鲜血从伤口处涌出,琼斯才感觉到疼痛,才歇斯底里的惨叫起来。

琼斯不愧是做杀手的,快速适应了伤口的剧痛,怨毒的看着孙平安。

“你问他问题,他不回答,你为什么要切掉我的耳朵?”

“你要切,也应该切掉他的啊!”

孙平安冷笑道:“我们大夏有一句俗语,是用来形容相爱的两个人的。”

“叫做:伤在你身,痛在我心。”

“可你这耳朵都少了一只了,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你们这不是真爱啊!”

“这样,我现在问你,你所在的杀手组织,叫什么名字?”

“不要用暗影来糊弄我哦!”

“既然你们把我当成暗杀目标,不会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

“哼!”琼斯一副很傲娇的样子,冷哼了一声,扭头不去理会孙平安。

孙平安撇了撇嘴,俯身,挥手。

琼斯左脚上穿着的鞋子的鞋头部位,连着5根脚趾一起,掉在了地板上。

琼斯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你……你为什么这次还伤我?你问的是我,难道不应该去伤害皮特吗?”

琼斯适应了剧痛后,咬牙切齿的质问道。

孙平安耸了耸肩,回答道:“刚才他已经用沉默和无视,证明了你们不是真爱了。”

“那我伤害他又有什么用呢?不如直接对你严刑逼供更有效啊!”

“你说对吧?”

孙平安冲着琼斯调皮的眨眨眼,横移一步,站在了男杀手皮特面前。

“你的狙击位置?”

皮特看着孙平安看似憨厚,实则寒意满溢的脸,只感觉心惊肉跳。

“我的狙击位置在xx小区,4幢12楼东侧的房子。”

孙平安点了点头,打开传送门,在皮特和琼斯震惊的神色中,穿门而过,消失不见。

片刻后,光门出现在平台上,门开,孙平安走了出来。

皮特所说的那间房子,孙平安通过回溯确认了房屋的主人并不在家。

皮特是通过开锁的方式进入的房间,没有杀害无辜百姓。

“你所在的组织名称。”孙平安问道。

皮特面色无比纠结。

琼斯在一旁大叫道:“皮特,你是知道组织对叛徒的处罚手段的,你要是说了,你一定会死的。”

孙平安撇了撇嘴道:“说的好像他不回答就不会死似的。”

“你们既然把我当做目标,自然应该知道我对待敌人的手段是怎样的。”

“难道你们没有在暗网上,看过我的行刑直播吗?”

“还是说,你们想要亲身感受一下,骨肉分离……”

“呃!字面上的意思哦!”

“你们若是想要尝试那种,亲眼看着自己的皮肤、骨头、肉离开身体,然后在另外一边拼凑出你们的身体的刑罚。”

“我是可以满足你们的哦!”

“不如,就从皮特你开始吧!”

孙平安将飞刀在皮特眼前比划了几下,似乎在挑选下刀的位置。

“不要,我说,我说,我全都说。”

“我的组织叫做……大陆会!”

孙平安在听到这个名字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