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小马宝莉之荒原影魔勇闯小马利亚 > 番外:地狱里的黑雾(三十)心理阴影难消除啊

番外:地狱里的黑雾(三十)心理阴影难消除啊

瓦伦蒂诺变得愈发难看,面对黑月取出灵魂契约的要求他根本不敢吭声。

哪还有什么灵魂契约了!不都已经被你撕毁了吗!

瓦伦蒂诺看着黑月戏谑的眼神知道了黑月就是在耍他。

而安吉尔看到这一幕后感觉这事件进展是不是有些太迷幻了?自己与瓦伦蒂诺签订了灵魂契约还真没有了!

“怎么了瓦伦蒂诺?灵魂契约呢?赶紧拿出来吧,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的。”

黑月贱兮兮的语气让瓦伦蒂诺想撕碎他嘴,可他偏偏还做不到。

“哦,看样子你是没有灵魂契约啊,那我们可就要跟你好好谈谈关于安吉尔的精神损失费了。”

啪!

黑月一个响指打出,四周的场景瞬间变的漆黑一片,诡异的黑色锁链直接将瓦伦蒂诺吊在半空中,沃克斯想要阻止可他根本挣脱不开黑月的束缚。

“安吉尔,你来吧。”

黑月把安吉尔推到瓦伦蒂诺面前想要把这个机会交给安吉尔,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让安吉尔直面曾经的梦魇才可以让他逃离这个深渊。

安吉尔颤抖着身体看着被吊在半空中的瓦伦蒂诺,曾几何时他就被这样羞辱过,现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安吉尔报仇了。

夏利担忧的看着不断颤抖的安吉尔,面对瓦伦蒂诺这个自己最大的仇人,安吉尔的表现并没有像黑月和夏利想的那样。

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可安吉尔却迟迟举不起自己手里的枪。

对于瓦伦蒂诺,安吉尔的内心并不全是仇恨,在安吉尔初入地狱的时候是瓦伦蒂诺挖掘了他的天赋,安吉尔对他还是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的。

可随着安吉尔签下那张灵魂契约后,瓦伦蒂诺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这巨大的落差让安吉尔无所适从,就在这时安吉尔加入了地狱客栈,认识了夏利,认识了一堆怪了怪气的恶魔。

他内心还是希望瓦伦蒂诺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但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瓦伦蒂诺就是一个神经病变态。

可瓦伦蒂诺的毒药已经喂下,无论安吉尔怎样挣扎都没法逃出瓦伦蒂诺的手掌心。

本以为这种毒药会慢慢将自己毒死,但黑月来了。

黑月不止一次的将安吉尔的遮羞布扯下,并将他的伤疤暴露在众人面前。

还有哈斯卡,大猫猫直言不讳的戳穿了安吉尔的伪装,惨痛的现实直逼安吉尔的心理防线。

在这种情况下,安吉尔收到了了瓦伦蒂诺的信息,不切实际的妄想再次浮上安吉尔的心头。

或许瓦伦蒂诺这次是真的回心转意了呢?

但那是不可能的!

被瓦伦蒂诺扼住喉咙的安吉尔最后的幻想被彻底击碎。

“怎么了安吉尔?”

黑月皱着眉头盯着安吉尔的背影,难道是瓦伦蒂诺还有着自己都没法束缚的后手?

就在黑月打算加强锁链的束缚强度时,安吉尔颓然的扔下了手中的枪,

黑月以为安吉尔是嫌弃自己的武器威力不够,这个问题好解决,

一颗黑晶直接被拍在安吉尔身上,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安吉尔身上的气势不断升高,隐约中好像已经达到了瓦伦蒂诺的高度,

安吉尔感受着全身上下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并没有显得多高兴,

他摘下黑晶丢回给了黑月,

“走吧大家。”

夏利感觉安吉尔的精神状态不太对于是想要上前安慰一番但被黑月伸手挡了下来。

啪!

随着黑月的响指,四周变回了工作室的样子。

瓦伦蒂诺也从半空中落下,死亡的阴影从他头上散去,

但没完全散去,

“你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吗?”

安吉尔不动手,那我替他来吧,

一团黑雾形成的子弹被黑月弹出,击穿了瓦伦蒂诺的胸膛,生机迅速在瓦伦蒂诺身上消失,

“接下来看你的了沃克斯。”

做完这一切,黑月唤出猩红之刃当着沃克斯和瓦伦蒂诺的面切开了一道空间裂缝离开了工作室。

黑月等人走后,束缚沃克斯的力量消失,恢复行动能力的他赶紧跑到了瓦伦蒂诺身边,手掌放在瓦伦蒂诺的胸膛上释放出一股电流。

在这电流的刺激下,瓦伦蒂诺的身体开始慢慢恢复生机脱离了生命危险。

沃克斯抱起瓦伦蒂诺一起化作电流前往了医务室。

从黑月几次简单的出手,沃克斯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和他之间的鸿沟。

无论是在第一次见面时那无敌的防御力,还是今天根本无法反抗的魔法,都让沃克斯心里那个报复黑月的想法逐渐消失。

这种敌人根本没法对付。

而另一边客栈里的众人还在等待三人的归来。

“你们觉得黑月和夏利会成功吗?”

维姬紧张的在众人面前走来走去,

“冷静点女士,有黑月大人在那肯定什么事都会变的轻而易举的!”

潘休斯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的黑月大人充满信心。

维姬就知道潘休斯这个家伙嘴里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哈斯卡,你觉得呢?”

“我?我跟潘休斯意见一致,有黑月这个怪物在,瓦伦蒂诺是根本伤不到夏利和安吉尔的,我们现在只要安心在这里等着他们三个回来就好了。”

对于黑月,哈斯卡在他身上感觉到了连阿拉斯托都没法相比的压迫感,就光从他轻松压制阿拉斯托的那几手来看就知道黑月这家伙肯定不是简单角色。

维姬与其担心他们三个还不如担心担心那个瓦伦蒂诺呢。

就在几人闲聊之际,空间裂缝出现在客栈中央,黑月,夏利还有满怀心事的安吉尔从裂缝中走出。

哈斯卡有些疑惑的蹙起了眉,怎么安吉尔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呢?

三人从裂缝走出后也没多说什么,黑月重新坐回了沙发并把腿放在了潘休斯身上,潘休斯和他的蛋蛋兵们立马狗腿的为黑月按起了腿。

夏利走到维姬身边轻声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而安吉尔则是径直走向了吧台。

“呃啊啊,给我整杯酒,一杯你能搞出来的最烈的酒。”

安吉尔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哈斯卡默默看向了黑月,这什么情况?

黑月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哈斯卡自由发挥就好。

哈斯卡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又到bb叨叨时间了,从酒架子上取下两瓶酒,哈斯卡熟练的将其调制在一起,

“哦,你的脸色看起来像答辩一样。”

哈斯卡将调好的酒递给了安吉尔,安吉尔夺过酒杯吨吨吨的喝了下去,

“我说我要一杯最烈的!不是这种垃圾!”

安吉尔对哈斯卡的调酒手艺提出了质疑,

“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到这是个‘一醉方休’之夜啊。”

哈斯卡毫不在意安吉尔的语气,自顾自的又为他重新调了一杯一模一样的酒,

“噢!我忘了,你就是那个聪明睿智的老酒保,真是高瞻远瞩啊,赶紧别tm自以为是了,给我倒杯带劲的!”

安吉尔的情绪非常不稳定,黑月不想当心理医生于是他直接把安吉尔抛给了哈斯卡,黑月觉得哈斯卡这个成熟大猫猫应该会给我们步入歧途的安吉尔上一课,

“听着小子,如果你遇到了问题你是不可能在酒精中找到解决办法的,我很清楚这一点。”

“嗯好,那我该去哪儿找解决办法呢?嗯?也许在你的卧室?在你的床单下面?也许我们应该一块儿找找……”

安吉尔越来越不正常了,灵魂契约已经解决可他还是在逃避现实,以性骚扰大猫猫的方式。

“你,想都别想…”

“别嘛,我打赌我肯定会让这对翅膀扑棱起来。”

安吉尔直接跳进吧台钻到了哈斯卡的大翅膀下面。

“滚一边去!”

哈斯卡直接把安吉尔甩出了吧台,夏利等人被吓了一跳,不过都被黑月安抚下来,让哈斯卡解决就好。

“该死的老天爷啊!你已经可以不用再装模作样了,我相信黑月和夏利肯定已经解决了你那个愚蠢的老板,而且你这一套永远都不会对我起作用的,你费尽力气装出的这一套只会让你看起来像个虚伪且沉溺在痛苦中不愿醒来的软蛋!!”

哈斯卡这番话可比黑月当初说的很多了,这一套组合拳下去成功让安吉尔破防。

“你敢再用‘虚伪的软蛋’形容我一次吗?我赌你不敢!”

“呵呵,虚伪的软蛋。”

“你tm的!!”

砰!

愤怒的安吉尔明显忘记了自己的身高只要抬头就会撞到吧台的顶,

“这下你舒服了?”

哈斯卡像是看小孩一样看着捂着头痛苦的蹲在地上的安吉尔,

“你知道吗?你能抓到一个c我的机会是你tm撞了大运!你知道我身价多贵吗?你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能和安吉尔·德斯特春宵一度回去杀人吗?”

安吉尔歇斯底里的表达着自己的怒火,可在大家看来安吉尔现在更像是在发泄自己的痛苦,不过现在只能让哈斯卡来承受了。

“我能作证,安吉尔的影响力确实不小。”

黑月在色欲环度过的那一晚听到不少人都提起了安吉尔这个傲慢环里的色情明星,但黑月插话的时机不是很好,安吉尔和哈斯卡酝酿好的情绪差点没让黑月给憋死。

两人一起白了黑月一眼,黑月顿时举手投降示意你俩继续。

不过被黑月这么一打岔,安吉尔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刚刚从魔窟里逃出来的安吉尔再次摔门而出。

客栈一下变得十分安静,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是谁的?

“喂,是我,我是黑月,比例兹?怎么了?哦,行,我知道了。”

黑月收起了阿斯蒙蒂斯送给自己的手机,

“看起来我有些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安吉尔就交给你们咯。”

黑月唤出猩红之刃切开空间裂缝消失在大家面前。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夏利默默看向还在吨吨吨的哈斯卡,

“那当然是谁气走的安吉尔谁去处理啦!”

哈斯卡一下捏碎了手里的酒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