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农门团宠,家有萌宝小福星 > 第166章 都是本王亲力亲为的

第166章 都是本王亲力亲为的

看着凌云似乎听懂了的样子,管家很是高兴。

他觉得凌云明白了他家王爷的心意,而且还不是他直接透露给她的,一拍脑门,高兴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哎呀,我怎么这么聪明呢,这么多年的管家终究还是没有白当。”

凌云在家从来没有和过面,也只在一旁看着田大妈和过,今天终于听闻薛明义爱吃她做的饭,打算做一回擀面条。

反正白天什么也干不了,索性就在厨房里忙活吧。

凌云一个上午都将自己关在屋里和面擀面,忙的不亦乐乎。

要说平日里练功,对她来说是轻车熟路轻而易举,可擀面还是头一遭,擀起来还真的挺费劲的,累的满头大汗才将面擀好又切好,之后放在篦子上晾着。

凌云回屋休息的时候带着满脸的面粉回去的,让其他丫鬟好一顿笑话。

薛明义说是回屋睡觉,可回到屋里反而睡不着,辗转反侧,起来向着窗户缝隙向外瞧,却什么也瞧不见。

没办法,又躺下闭目养神,他告诉自己晚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给凌云指路,取出金藤木。

想着这些,薛明义才狠狠地劝自己睡着。

中午时分,得知薛明义还在睡,凌云没有让人叫醒他,将酱面做好,直接端到了薛明义的房间里。

这么尽心伺候王爷又得王爷心意的凌云很是遭同为丫鬟的下人们羡慕嫉妒恨。

看着她端着面向着薛明义房间走去的路上,有些丫鬟羡慕的眼里都要开出花了,有的则气的冒出火来。

还有看不清事儿的丫鬟,甚至直接来到管家面前说凌云的坏话,让管家好一顿臭骂。

屋里的薛明义听到屋里有动静,立刻警觉起来,他睡觉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人敢打扰他。

紧接着又闻到了酱香的味道,虽然这个味道很香,但让他更加无法忍受的是从来没有人敢将饭菜给他弄到屋里来。

薛明义一个机灵从床榻上坐起,刚想发脾气,定睛看仔细才发现是凌云。

“原来是你,你为何……”

说这些话的时候薛明义还是带着些脾气的,可话才说到此,便被凌云挑着面条,递过来的筷子凑到了嘴边,“快尝尝,这可是我忙了一个上午的成果呢。”

薛明义看着凌云的眼睛,分明是闪着光的,那样的诚恳,就差他的一句好评了。

他将刚才通过鼻子吸进肺里的一口气,又通过嘴里轻轻吹在面条上,眼睛看着凌云将面条吃进嘴里。

凌云不知道,这是薛明义吃过的最好吃的面条。

“怎么样?怎么样?”

凌云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让薛明义夸奖她,这样她晚上的行动就可以顺顺利利了,就冲把他伺候的这么体贴,即便万里有一被他抓了,也不至于是死罪了。

薛明义没有言语,连个“嗯”的声音都没有,只是一直埋头吃面。

凌云看他吃的投入便没有打扰他,高兴地给他挑起碗里的面条,直薛明义吃完。

这次凌云担心薛明义吃完还要她去厨房再盛,所以特意用的大碗,一碗相当于两碗。

她要拿走碗的时候薛明义才注意到这次的碗居然这么大,他竟不知不觉吃了这么多,心里不禁开始想象娶凌云为妻之后他吃成了一个大胖子的画面。

就这样想着,薛明义竟下意识的发出一丝笑,凌云回头看过来的时候,他脸上还沉浸着笑,她禁不住问过去,“王爷,这面当真这么好吃吗?”

薛明义这才回过神来,梦醒了,他此刻竟感觉心里隐隐有些痛,他舍不得她带着金藤木离开。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本王吃好了,你先下去吧。”

薛明义背对凌云重新躺在床榻上,眼睛里竟莫名流出一滴泪来,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想法,原来喜欢一个人不仅有欢乐。

下午,副将大勇跟着薛明义去了军营里,直到晚上晚饭时分才回来。

凌云照往常和其他丫鬟一起伺候薛明义用膳,饭罢,薛明义特意向官家吩咐道,“一会不许凌云做任何事情,让她用过餐就回去休息。”

言毕,便转身离开了。

官家应下之后便吩咐好所有下人,唯独将凌云搁置在那里,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她甚至怀疑薛明义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她今晚的行动。

凌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片刻才狠了狠心,不行,无论如何也还是要试试。

等待着实让她煎熬,好在凌云终于盼到了深夜。

此刻,她已全副武装,只差出门了。

而正屋中的王爷薛明义此刻心里更是煎熬,他闭目坐在正坐上,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在这一刻,只为留住她。

“王爷,她房里的动静已经静止了,估计片刻就会出来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吗?”

大勇站在一旁轻声提醒道。

薛明义这时才终于长吸一口气,缓缓地平静地道,“是,计划不变。”

凌云已经出发,昨夜,她除了王爷重中之重的书房没有查过,其他地方均已查探过。

看来密室就在他的书房里,凌云特定自己的想法,今天就是地狱她也要将那金藤木拿出来。

来到书房,凌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若说书房这么关键的地方没有人守卫的话,现在是后半夜就算是轮班值守的兵卫都已经偷懒的睡过去了,这一点也说的过去。

凌云安慰着自己,同时,她已经来到书房里。

没有时间再继续多想,凌云开始寻找着屋子里能转动的东西,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密室开关。

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转头的瞬间,书桌上就放着一张纸,那张纸上竟画着一个黑盒子。

凌云再抬头的时候那个黑盒子明明就放在眼前的书架上。

这让她很是喜出望外,凌云跨步上前将黑盒子打开,里面分明放着一个钥匙……

密室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金藤木,而且有些还是刚刚发出芽的,这让凌云很激动,这些刚发芽的占绝大多数,刚好能让他妥善带走。

就在她正愁自己带的袋子不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密室里有好几个大麻袋,正好刚够装金藤木小苗的。

“看来今天晚上不仅顺利,还有神佛保佑呢,就连袋子都准备好了。”

凌云一边装,一边不禁高兴地想道。

正屋黑暗里,大勇愤愤不平地低声呢喃着,“王爷,你还说我的主意不好,你的主意又比我的主意好在哪里了?还不是全都给人家画出来,脸麻袋都准备好了……”

薛明义举起手打了大勇头顶一巴掌,气愤地轻声道,

“那画是本王自己亲自画的,麻袋也是本王亲自准备的,那能一样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