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全民黑暗求生:我能刷熟练度 > 第290章 怪物?谁不是呢

第290章 怪物?谁不是呢

“啊切!”

正在指挥着手下,将庇护所再度完善起来的赵虎,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回事,怎么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感觉后颈脖有些发凉的赵虎,忍不住缩了缩脑袋。

左右环视了一圈。

就在刚刚,赵虎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出什么来。

“老大,怎么了吗?”

边上的心腹小弟,在看到自家老大这样后,忍不住关心的看了过来。

“没什么!”

摇了摇头,那种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么一会,赵虎已经感觉不出来什么了。

“继续让手下的人,开始加固庇护所吧,毕竟这段时间,开始继续在世界聊天上面,招揽新的手下!”

一个庇护所,不可能永远都是这么些人。

更何况,

赵虎也不是什么会安于现状的人。

所以,在将庇护所完善改造后,赵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招揽新的幸存者加入。

一旁的小弟们,对于自家老大的想法,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只不过。

在相视了一眼后,还是没忍住,对着赵虎说道。

“老大!我们这个时候招揽,效果可能不会太好啊!”

倒不是他们不想招揽。

只是觉得,这个时候即便是招揽了,估计会来的,也只不过寥寥无几而已。

“对啊!”

边上的其他几个手下,也都是无奈的附和了起来。

“最近那个什么圣女苏菲,在世界聊天上面招揽了不少人,很多零散的,都已经加入了她那边!”

“不知,我看一些小型的团队,也都开始加入了!”

基本上,这个时候还能够单独行动的幸存者,数量已经很少了。

没有加入的,基本上都是和赵虎情况差不多,一群幸存者聚在一起。

最多也就是人数和实力方面,没有赵虎这边这么强大而已!

“也不知道那个圣女到底是谁,居然会有这么多人相信。”

“反正我不觉得那是什么好东西!”

穿越前也就算了,但穿越后,这些灾难世界的残酷,他们都是深有体会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冒出来了一个满嘴仁义道德,悲天悯人,一副要拯救世人姿态的圣女。

换做谁来,都不会相信的吧。

但是没办法。

眼下这个海洋世界,对于那些零散的幸存者来说,如何能够在这片茫茫大海上面生存下去,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这种时候,有人要帮助他们。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只要能够活下去,这些人就都不会拒绝的吧。

“圣女吗!”

听着手下们你一句,我一言的情况。

赵虎没有说什么。

世界聊天上面的情况,赵虎有时候也会关注,自然了解。

而且,前不久已经前往圣女苏菲庇护所地点的阿尔杰,最近在私聊上面,都不和自己说话了。

想到这里。

赵虎拿出了自己的生存守则。

私聊上面,是自己最后询问阿尔杰的问题。

“赵虎:见到圣女苏菲了吗?”

赵虎也是想着,从阿尔杰这边,了解到这个圣女苏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结果,开始的时候,还能和自己聊两句了,但现在,已经彻底不和自己说话了啊。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死了?

不!不可能!

赵虎相信,阿尔杰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了的。

即便对手是一个能力实力各方面都未知的圣女,但赵虎也相信,阿尔杰绝对不会死。

可如果没有死。

却不回答自己这样的问题,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啊。

想到这,赵虎叹息着收起了手中的生存守则。

“被招揽了吗?”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阿尔杰那样的男人,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成为别人的小弟吗?

那样的情况,赵虎总感觉不现实。

可眼下这样的情况,除此之外,貌似就没有其他了解释了。

想到这里,赵虎只感觉,这个所谓的圣女,是更加的危险了。

好在。

“也不算是真正的无法队伍!”

这样的怪物,如果只是存在一个,那当然是很恐怖,很棘手,甚至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如果。

这样的怪物,并不只存在一个,那反倒是会让人安心很多。

毕竟。

一方如果下场了,连带着的,只会让另一方的怪物,也跟随着下场。

“不管你是谁,但叶流云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赵虎没见过圣女苏菲动手时候的情况,但却见识过叶流云的。

那种恐怖的实力,赵虎相信,不管这个圣女苏菲,是何等的存在。

但最终会获胜的,也只会是叶流云。

想到这,赵虎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纠结这样问题的意思了。

看着边上,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手下们,很是平静的摆了摆手。

“好了!”

出言打断了这些人的交谈。

“能招揽到多少人,那就招揽吧,而且,我们也要确定,他们距离我们的位置有多远!”

这茫茫大海上面,到处都是海水,一点标志性的东西都没有,想要确定位置都很难呢。

招揽幸存者这样的事情,虽然要进行,但赵虎也不着急。

“至于那个圣女苏菲,不用担心,真要面对的时候,有我在呢!”

赵虎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可如果对方都打上门来了,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就不配做这个老大了。

“明白!”

听着赵虎这样的言论,手下们在相视了一眼后,都不由的笑了起来。

应声点了点头。

“继续改善庇护所吧!”

“是!老大!”

应声之后,手下们便继续去做事了。

,,,

实际上,同样感觉到不自在的,还有阿尔杰。

此时的阿尔杰,已经换上了教会的服装,虽然本来是不想换的,但没办法,只能说势比人强啊。

“怎么回事?”

甲板上,阿尔杰没由来的缩了缩脖子。

和赵虎一样,都是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怎么了?”

就在这时,圣女苏菲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语气平静的询问了一声。

平时,在结束了每天的祷告之后,苏菲都在在甲板上走一走,看看大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