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全民突围:我枪械满级熟练度 > 第204章 破釜沉舟

第204章 破釜沉舟

“贝克,维克多,阿狼,来会议室。”

张阳将三位战斗组的组长叫来,事关重大,自然要和他们这些本地人一起探讨。

“老大。”

四人很快一同坐在门窗紧闭的会议室里,贝克三人等待着张阳的指示。

目前才刚发育了一段时间,贝克盲猜张阳要开始大操练,提升士兵总体的战斗素养。

“兰罗高地和罗青山区的联合进攻已经摊到了明面上,亚文雪山最近也在加强部署。”

“与其被动的等待进攻,不如我们主动出击。”

张阳却语出惊人,贝克三人皆是一怔。

他们本以为这次的商讨的内容是想看看如何再发育的快些,毕竟他们的蓝鸟势力才刚刚成立。

没曾想老大却已经不满足于现状,准备主动出击了!

“老大,我会坚决听从您的命令,但在执行之前我有些疑惑,或是说……有些不同意见。”

贝克对张阳是绝对的忠诚,但也正因为忠诚他不能让张阳带着蓝鸟太过冒险。

“很好,有不同意见就要说出来,我叫你们来,自然是和你们一起商讨策略的。”

作为一名穿越者,张阳要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他需要当地人的建议。

“我觉得太激进了,我们的总体实力本就在四大山区中排倒数,现在冒然进攻,有被偷家的风险。”

贝克见此也不再遮掩,将自己的心里话道出。

“附议,我也觉得不能贸然进攻,因为我们的兵力实在有限。

能不能打下来另说,在我们派主力部队进攻的时候,营地怎么办?”维克多在一旁补充。

“嗯,如果派遣的人数少的话,想要达到进攻的目的就难以实现。”

阿狼开口附和,这也是他自己的想法:

“以我们目前的人数来看,进攻和守家难以平衡,只能选一件。”

“而我们不能保证,在进攻的时候,其余势力不会来趁机攻打我们。”

“甚至连亚文雪山这个名义上的“盟友”目前都不可信。”

三人说的并无道理,四处势力互相牵制,本就是很微妙的平衡关系。

一旦一处势力率先发起进攻,它必然成为第一个被消耗的存在。

其余势力大概率会坐山观虎斗,等待两败俱伤时再来收割。

无论怎么推导,对于率先发起进攻的势力来说,都是弊大于利的。

但眼尖的张阳却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这个推导模型只适用于四处势力实力相当的情况下。

如果一处势力的实力远高于其他势力时,那一切战术都只是空谈。

“从你们的话里我能感觉到,你们对我们自己的实力还不够有信心啊。”

张阳不认同“他们是最弱的一处势力”这句话。

在他看来,他们全员配备锋利的三级弹,还有视死如归的精神和正高昂的战意。

加上他这个变态的尤文领导人,在四处山区的势力中,绝对谈不上“最弱”二字。

“不是没有信心,而是事实。他们的人数都有近百人,我们才50人,他们的装备也略比我们好一些。”

贝克眉头紧皱,认真的回应。

“破釜沉舟呢?”张阳的话却再度让三人一愣。

“什么意思?”

“你们刚才说的很对,进攻和守家只能选一个。但如果……”

张阳语气微妙,眉宇间透露着近似疯狂的战略眼光。

“我们没有家呢?”

“这……”

“没有家?”

张阳的话着实大胆,让三人都愣在原地。

“老大的意思是……”

三人呼之欲出的话,被张阳率先开口

“这营地我们不要了,举全营之力进攻,以战养战!”

张阳的战术着实疯狂,但仔细想想也未必不可行!

“好像……行得通?”

“会不会太冒险了?”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我们起义的时候就不冒险吗?”张阳笑着反问。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和无奈,有些事正是因为难做,才具有独特的魅力,吸引我们向前。”

张阳拿出手里的蓝鸟挂饰,将它郑重的挂在bm59的枪机上。

在蓝鸟营地,所有都复制品都只有蓝鸟的模型,上面并没有钥匙扣一样的铁环。

所以这只蓝鸟也是众多蓝鸟中最独一无二的一个。

“突击组愿做老大的利剑,带头冲锋!”

贝克被张阳说服,眼下只能破釜沉舟。

“他们确实不会给我们太多发育的时间,等他们的联合部队赶到,

仅凭我们现在的人马,结局恐怕也无力回天。”维克多也被张阳的话所折服。

从长远的目光来看,确实只能主动出击。

“还是老大想的周到。”阿狼也由衷的感叹,对张阳的仰慕又深了些。

张阳深知,在如今的局面下,想要维持以往的平衡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四面山区的各自实力已经发生了倾斜。

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这片山区必然的归宿。

而他,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这里的新王。

……

夜尽天明。

蓝鸟营地——303房间。

张阳坐在桌前,俯瞰整片山区地图。

克罗山区在东,兰罗高地在西,罗青山区在南,亚文雪山在北。

亚文雪山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不急进攻,张阳则把进攻目标指向了南方的罗青山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既然决定攻打,就必须提前了解其情况。

附近的地形,敌人的大致数量,这些都需要知道。

咚咚咚……

“进。”

张阳的房门走进五人,他们身手矫健,除了背部的主武器,腰间还别着手枪。

这五人是张阳刚培养出来的亲卫。而在今天,

他们也将作为暗探,前往罗青山区调查。

“时间紧迫,这次行动九死一生。多情的话我不再说,但无论如何,蓝鸟会记住你们。”

张阳看着面前的五人,郑重的开口。

“嗯!”

“老大放心!”五人坚毅的点头,内心也无比复杂。

他们一样明白此行的重要意义和危险程度。

蓝鸟目前对罗青山区的大部分东西都还是未知。贸然进攻,容易吃亏。

而作为山区四大势力之一的罗青,肯定也不是吃素的。

换句话说,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将有去无回。

张阳分别拥抱了五名亲卫,明显他也有些不舍。

“蓝鸟万岁!”亲卫们的脸上刻着视死如归的模样。

在临行前,最后对张阳行了一次蓝鸟礼仪。

他们知道,就算他们牺牲了,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的。

真正的蓝鸟是灭不完的,代表自由的蓝鸟旗帜终将插遍世界各处。

五人很快出发,营地内也开始了战前部署。

因为要离开营地,大家也都将毕生积蓄拿出来分享。

因为流浪商人不能携带枪支,也就不进行军火买卖。

张阳将营地所有的科恩币都花掉,给士兵们买红阳壮行。

营地里值钱的东西也都开始拆除,被张阳转换成有用的东西。

随着旗杆影子的方向移动,蓝鸟营地也逐渐空荡下来。

到了最后,甚至就剩下几栋破旧的空楼。

黄昏时分,地平线上也出现了早晨派出的暗探。

他们回来了,虽然只有两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