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逃荒,我全家都是重生的 > 第363章 婆婆是皇后

第363章 婆婆是皇后

父女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爹,你说。”

“闺女,你说。”

父女两人直接踢皮球。

苏母见他们父女这行径,气不打一处来。她看向苏孝忠,直接点名,“你来说。”

被点到名的苏孝忠斟酌了一番开口道:“媳妇,我同你说,你一定要忍住,莫要声张。”

苏母点点头。

“她是先帝的亲封的宸皇后。”

苏母刚张嘴,声音还未发出时,被苏音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生怕她会发出太大的动静。

苏母那一声‘什么’,尽数消失在苏音的手中之中。

“媳妇,冷静一点。”

苏母睁着大大的眼睛,缓和了好一会儿,示意苏音将手拿下。

苏音放下手,苏母看看那老妇人,又看看父女二人,“音音,你爹说的是真的?”

“嗯,真的。”

听到女儿肯定的回复,苏母险些站不稳。

她只是升斗小民,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县里的主簿,甚至连县太爷都没见过。在她的眼里县太爷都是很大的官,如今猛地听到眼前的妇人是皇后,可不吓到了。

“你、你们为什么会将她带到家里?”苏母震惊过后,便是紧张。

“娘,大概不知道爹爹其实是……”苏音趴在苏母的耳边低喃一声,“同我们一样是重生的,上辈子还坐上了皇位。”

随着苏音的话落下,苏母的眼睛越睁越大,整个人都惊呆住了,久久无法言语。

她的眼睛看看苏音,又看看自家相公。

苏孝忠知晓女儿同媳妇说了什么,解释一句,“因着我的长相与先帝有几分相像。”

苏音接着道:“娘,你刚刚不是发现了么,皇后娘娘的长相与弟弟们又有几分相像,所以……”

她引导着苏母去猜,等着她自己说出答案,然而苏母早就被这接二连三劲爆的消息给打懵了,脑袋一片空空的。

“所以什么?”苏母懵懵懂懂的顺着话问道。

呃……

苏音一噎,直接说出答案,“所以,我爹可能是三十几年前,先帝遗失在外的嫡长子,也就是皇后娘娘的儿子。”

苏母脚一软,身子往后一倒。

苏孝忠与苏音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搀扶着。

苏母捂着心口处,大口大口的呼吸,对着二人摆摆手,“让、让我缓一会儿。”

苏孝忠轻轻拍抚着苏母的背部,“深呼吸,莫急、莫慌。”

苏母整个人都变得晕乎乎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的几个重要的信息。

皇帝儿子……

皇子……

自己相公是皇子……

苏母就算是做梦,都不敢想这么离谱的事。

苏母不相信苏孝忠,一把握住闺女的手,“音音,你告诉娘,你是不是在同娘说笑话?又或者现在娘在还睡梦中,没醒来?”

瞧着苏母那惊恐而紧张的眼神,苏音哭笑不得,但也觉得正常。

她早就知晓老爹前世做过皇帝,虽然只是傀儡皇帝,所以在发现这个秘密后,稍稍震惊过后,很快就消化、接收了这个消息,但苏母不同,她是从头到尾毫无心理准备,猛地被这一连串劲爆的消息冲击,会有此反应,实属正常。

“娘,你没做梦。我也没同你开玩笑。”苏音正色道。

苏母捂着心口处,深吸了好几口气,再吐出一口长气后,视线看向老妇人,“那她、她是我婆婆,那苏家那边又是怎么回事?”

“娘,苏家那老两口十有八九不是我的祖父母。之前我还觉得奇怪,为何同是儿子,他们对爹如此苛待,不能说是苛待,简直是虐待。如今想来也就明白了,因为爹不是他们的孩子,自然不会心疼。”

苏母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在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身份后,苏母突然瞪着眼看向父女二人,“你们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为何不同我早些明说?”

苏孝忠赶忙求饶,“这件事我们也是昨日才知晓,此时还是音音觉察到,但说到底现在我们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我们的猜测是真的。所以此事不宜声张。”

苏母也知晓事关重大,“嗯,的确不能让太多人知晓。往后这里我来照顾……呃,婆婆便是。”

虽然相公说,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但凭着女儿聪明的分析,她既然敢那般说,那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错不了。

更别会说自家相公长得像先帝,而自家儿子长得像皇后娘娘,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巧合的事。

前头十几年叫苏老太婆婆叫习惯了,如今换一个人,且身份尊贵的皇后娘娘,苏母还有些不适应。

“娘,祖母曾经受过刺激,如今脑子不太清醒,照顾她时,得多些耐心。”

苏母也看出来了,在他们一家三口说话时,对方一直傻愣愣的歪着头,不知在想什么,那模样瞧着就同正常不太一样。

“你怎认识她的?”苏母问道。

苏音将自己遇到祖母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遍,同时还将外祖父一家的情况也说了一遍。

当苏母听到外祖父家是英国公后,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在家中做活计的王妈。

王妈不就是英国公府上的人。

苏母似乎想到了什么,握住女儿的手,看向苏孝忠,“相公,音音,你们说这是不是冥冥之中注定让你们相遇,让我们买下王妈?”

牵绊如此多,当真有一种命运轨迹在牵引着他们一步步往前走。

“嗯,我亦感受到了。”苏孝忠点头。

他们从未刻意去做什么,但这些东西却悄无声息的向他们靠拢。

“你们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苏母真怕他们父女两人又给她来这么一下,她这心脏可受不住。

苏孝忠想了想,将上京城即将关闭城门的消息传出。

苏母惊讶,“皇帝就不管城外那些百姓了吗?”

“不管了。”苏孝忠摇头。

苏母面露哀伤,“他们可都是大雍朝的子民,皇帝怎能如此做。”

“皇帝昏庸,朝廷腐败,受苦受累的自然是底下的百姓,除非换一个有贤才的皇帝上位。”苏音沉声开口。

苏母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家男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