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主母只想摆烂,被换亲后起飞了 > 第192章 要我主动退位?

第192章 要我主动退位?

这一切,究其根本,不过是因果循环,他终需为自己过往的抉择付出代价。

轻松化解了一场风波的盛珺薇,内心却并未因此而泛起丝毫波澜。

对于那些刻意招惹是非,却又行事毫无章法之人,她早已失去了探究的兴趣。

就连平日里或许能引起她一丝好奇的顾未逸,此刻也显得索然无味。

对她而言,这些人不过是为了增添宴会气氛的点缀,她并不愿为此劳心费神。

而裴煜一如既往地细腻周到,一切皆已预先布置妥善,无需她多加操心。

不多时,宴席上各式美酒佳肴纷至沓来,琳琅满目,香气四溢。

盛珺薇轻轻扫视一圈,眉宇间不禁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

符合她口味的菜肴寥寥无几。

在经历了前世那些食不果腹的日子后,她对于食物并无过分苛求,仅求温饱即可。

但当身处能够自由选择的环境,人的口味自然会流露出偏好。

她偏爱醇厚浓郁的肉类,而对于过于清淡的食物则常常提不起兴趣。

宫廷之中,皇帝身旁自然伴随着皇后。

那未被皇室公开承认的女儿,踏入京城后,意外地与一位性格开朗的女孩结下了不解之缘,两人情同姐妹。

此后,这位新姐妹带着信物,鼓起勇气闯入了戒备森严的皇家选美之地,初衷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姐妹认祖归宗,却不料命运弄人,自己竟被误认为是皇帝遗落在外多年的亲生骨肉。

转瞬间,她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籍籍无名一跃成为万人瞩目的公主。

在这个错综复杂的权谋交织中,依靠着结拜姐妹和一众身不由己的朋友相助,那名私生女最终实现了认祖归宗的心愿。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皇后似乎总与这群寻找根源的女子作对,固执地拒绝承认她们与皇帝血缘上的联系。

而皇帝的身边,除了这位立场坚定的皇后,还有一位倾国倾城,人见人怜的贵妃。

她的心偏向于主角一行人,凭借其善解人意与通情达理,赢得了众人的喜爱,与那位时常设下重重障碍,被众人斥责为心肠狠毒的皇后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人们眼中,仿佛世间所有罪恶都集中于皇后一人之身,其余的人,无论是与皇帝私下情深的女子,还是深受宠爱的贵妃,乃至那些故事的主角们,皆是纯净无暇的善良人物。

盛珺薇意识到,自己似乎在这个无形的剧本中扮演了那个饱受争议的皇后角色。

在裴煜与韩悦儿等人构建的舆论圈内,她被塑造成了一个万恶不赦的形象,而韩悦儿则是那柔情似水,始终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女主角。

意识到这一点,她突然发出一阵轻蔑的笑声,这笑声在这沉闷的氛围中显得格外突兀,仿佛一把锋利的匕首,割裂了韩悦儿与裴煜之间那欲语还休的眼神交流。

韩悦儿仿佛被冷水浇头,猛然惊醒,连忙收敛起眼中的情绪,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慌乱,转而看向盛珺薇,歉疚地说:“对不起,裴少夫人,我刚才有些失态了……”

顾未逸皱了皱眉,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解:“你何错之有,又何必道歉?”

裴煜内心本就对此事感到些许愧疚,自往事被揭露后,他在盛珺薇面前与韩悦儿的眉目传情便不再那般心安理得了。

盛珺薇见状,却是轻轻拍了拍手,朝着顾未逸笑道:“顾少爷言之有理,韩姑娘确实没有过错。我们又何必如此遮遮掩掩?我早就说过,我并不反对阿煜纳妾。”

闻言,顾未逸猛然站起身,手掌重重拍在桌上,声音中带着几分怒意:“你的意思是让韩姑娘屈居侧室?你怎么能如此狠心?”

面对他的质问,盛珺薇面不改色,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与裴煜两情相悦,我让她成为府上的一员有何不可?我是裴府明媒正娶的夫人,自始至终未曾有过任何差池,难道还要我主动退位让贤?

“还是说,顾少爷期盼裴煜休弃我,以此成全他们二人的感情?平龙山的道士,都是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硬生生拆散一对鸳鸯还自以为是?这就是你们修行之人的处世之道吗?”

她的话语中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与讽刺。

“简直是荒谬之谈!”

顾未逸怒声反驳,空气中的紧张感达到了顶点。

顾未逸的面容如同初冬凝霜,冷峻异常,他的眼神锐利,寒光闪烁,仿佛山间清泉被寒风冻结,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诸如此类的言论,绝非出自我的口舌,你切莫随意捏造事实,玷污了平龙山千百年来积累的清名。”

盛珺薇轻轻扬了扬双手,作出一副无奈的姿态:“那么,就请各位高贤明示,我究竟该如何自处,方能使众人心满意足呢?”

言罢,她的表情骤然阴郁下来,仿佛乌云遮蔽了明媚的阳光:“对于裴煜身边环绕的那些女子,我实则并未放在心上,他若愿广纳红颜,增几位知己于侧,我亦能强压下心头酸楚,勉力承受。但令人难以忍受的是,竟有人将这些女子公然带到我的面前,还振振有词指责我的嫉妒之心,这无疑是对我的极大侮辱。”

“怎么,难道要在我的面前大肆颂扬他们之间的情深似海,意欲何为?是否期待我低下头颅,卑微至极地恳求那位韩悦儿踏入我的家门,成为座上客?”

她轻蔑一笑,声音中带着几分讥讽:“或许,我们应当探究一下,那位韩姑娘当初是如何从权势显赫的丞相府被无情驱逐的真相,诸位以为如何?”

这一系列尖锐的质问,如同重锤击打在每个人的心头,让在场的人顿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在此之前,他们从未自省,总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合情合理。

站在男子的角度,裴煜想要娶几房妻妾,享受多样的情感,似乎是男人的权利与自由,更何况他与韩悦儿之间的情愫,被众人视作超越凡尘的真爱。

真爱,在他们的认知里,足以跨越一切障碍。

但他们忽略了,正室盛珺薇,仍坚强地站在那里,或许并非忽视,而是故意无视,甚至是一种刻意的挑衅,意图让她饱受折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