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被白月光绿了,三孩都不是亲生的 > 第194章 真正的华国人

第194章 真正的华国人

交战之后,给徐瑞江等人造成伤亡最大的就是这些外国雇佣兵参与进来之后。

现在这些人明显是不想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且战且退的徐瑞江眼睛通红,跟着他退出酒店主楼的只剩下六个人了。

外面接应的四个安保人员也发动好了车子,做好了接应的准备。

可是后面追击的火力依旧凶猛,跟在徐瑞江身后的老王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一般,悄悄的和其他五人互换了一下眼神。

走出几步后徐瑞江察觉到了不对,那六个人并没有和他一起撤退,而是就地找掩体阻击主楼内出来的敌人。

徐瑞江瞬间就明白了老王等人的想法,转头就想跑回去,谁知老王给他脚下一梭子弹,阻止他往回走的步伐。

“教官,原谅我们第一次违反军令,你一定要带着外面的几人活着回去,我们几个拼尽最后一发子弹,也要把这些人拦在这半个小时。”老王在枪火连天的声音中朝着徐瑞江大喊。

徐瑞江楞在原地,眼睛都快要炸裂了,他接受不了抛下战友一个人撤退。

“老徐,你想让我们死不瞑目吗?外面还有四个人呢,你也想让他们也拖死在这吗?”老王恨铁不成钢的朝着徐瑞江大喊。

徐瑞江依依不舍的转头,眼泪再也绷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个陆军特种兵的硬汉流血都没有流过泪,和那些新兵蛋子吹牛的时候也说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流泪,现在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看到徐瑞江离去,老王和剩下的五人再无牵挂,心思全放在了阻击敌人上。前辈先烈们几个人都能守住一个阵地,他们也可以!!!

枪声和交火声固定在了一个方位,里面的外国雇佣兵确定外面的老王他们想要固守,不准备撤退后,也就不着急了,分散了人手准备包围老王他们。

正面需要面对的火力变弱,老王等人还求之不得,尽管绕吧,最好是多浪费一点时间,让徐瑞江等人跑远一点。

在外接应的四人一人一辆车早就发动好了,满脸泪水的徐瑞江上了其中一辆车。

“教官,其他人。。。”驾驶位的安保人员回头刚想问,看到泪流面面的徐瑞江顿时明白了一切,看向酒店内眼眸也变的通红。

“走吧,别让他们白白牺牲。”徐瑞江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战友牺牲的滋味真的不好受,还不到唉声叹气的时候,国家还需要他,等他把这次的任务完成了,一定要给老王他们报仇,这些敌人徐瑞江记住了。

四辆车疾驰而去,酒店内的敌人暂时还没有发现他们已经离去。

。。。。。。

。。。。。。

镇远号上叶平安等人焦急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还是迟迟不见快艇追上来。

直到众人都已经觉得追上来的希望不大的时候,一点微弱的亮光远远的坠了上来,镇远号上的众人顿时兴奋起来,只是众人心里也有一点不好的预感,为什么只有一点亮光呢,他们可是留下了四艘快艇。

徐瑞江五人回到镇远号后,众人已经从他们的脸色中看出了其他人为什么没回来。

“叶总,史密斯为了给镇远号牺牲了,其他和我去的人也没能回来。”徐瑞江哽咽的和叶平安汇报。

叶平安的眼神也黯淡了下来,虽然早就猜到了史密斯的计划,这时候听到他为了国家牺牲还是会有感触,何况还有二十二名安保人员也牺牲在了那里。

经过一个多月船上的接触,叶平安已经和很多安保人员都熟悉了,老王,小杨等等都牺牲在了这次的任务里。

“史密斯为了隐藏我们的身份拼死都要把那个华人领头的弄死,现在知道我们身份和任务的大概只有那个卖给我们军火的那些人了。”徐瑞江语气里满是不甘心,身份暴露了也就意味着镇远号暴露了,他们接下来的行程也就难走了。

“先不管她了,我们必须要先把研究成果送回国,现在这种情况,去熊大熊二国反而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事到如今,之前的计划反而成了最好的选择也是叶平安没想到的。

不能再耽搁了,罗斯玛丽·汉普顿那个女人是知道镇远号的,只能和她抢时间了。

“楚叔,把船上的所有信号都关闭,我们全速去黑海。”只能冲时间差了,希望敌人的反应慢一点。

带着战友牺牲的压抑气氛,镇远号再次起航。

。。。。。。

。。。。。。

小镇五星级酒店。

枪声在十分钟之前就已经停了,罗斯玛丽·汉普顿在应付走了迟迟赶来的大牛国警方后,被雇佣兵们簇拥着来到了酒店的大厅。

此时大厅内已经摆了两排尸体,其中就有留下来阻敌的老王等六人,二十二具安保人员的尸体被雇佣兵们摆到了一起。

“小姐,这些人战斗力很强,完全不怕死啊,到最后我们减弱火力想要活捉他们都做不到,大牛国的警方又一直催,我们只能全歼了。”其中一个雇佣兵和罗斯玛丽·汉普顿说道。

“永远不要怀疑真正的华国军人,当年的半岛战争给我们的教训还不够多吗,这些年你们接触的华国人并不是真正的华国人,这些人才是。”罗斯玛丽·汉普顿是很佩服半岛战争时期的那些中国军人的。

“林公子的那些人还有没有活口?”罗斯玛丽·汉普顿接着问道。

“还有三人,两人重伤,一人轻伤,其他人全部死了。”刚刚说话的雇佣兵面露不屑,对于这些人的战斗力很是看不上,而且轻伤的那人明显是自己搞的,和地上这些真正的华国人真是天壤之别。

“留一个人给林公子报信就行了,重伤也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不要浪费我们的医疗资源。”罗斯玛丽·汉普顿平淡的决定了那两个重伤之人的生死。

收到指示的雇佣兵走到了活下来的三人面前,在三人痛哭流涕的求饶中,拧断了两个重伤之人的脖颈。

剩下的那个轻伤之人已经吓得屁股尿流,是真的吓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