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开局宫女,稳坐后位 > 第235章 云落封妃

第235章 云落封妃

男欢女爱?拿下!

神鬼妖邪?拿下!

游山玩水?拿下!

……

驰海光是将手中堆满的书送去柜台,都往返跑了四五趟,看得掌柜立马打发店小二过来介绍。

“夫人,这本是应知居士写的,虽出书已有几年,但情节生动有趣,纵是现在来看,也不落俗套。”

云落点点头,看都没看里面是何内容,就让小二拿下来。

书店不大,云落没多大会儿就逛到了底,中途还和穆靖川打了照面,但是有个角落的书,店小二却视若不见,带着云落径直走了过去。

“等等,这里面放的什么书?”云落转回去问道。

“这……”店小二看了云落一眼,脸突然涨红,连忙低头挠脸,“夫人稍等,小的、小的……”

还没说完,店小二一溜烟的就跑走了。

云落一头雾水,朝驰海看去,只见他也疑惑的摇了摇头。

奇奇怪怪的,云落皱眉,干脆直接伸手拿了一本出来,她倒要看看这葫芦里卖什么药。

只是才翻开,云落就“啪”的一声合上,脸红得和方才的店小二有的一比。

“……夫人?”驰海疑惑出声。

云落扭头咳嗽了两声,正准备将书放回去时,有一妇人走了过来,爽朗笑道:“小二年纪小,让夫人见笑了。这些书让我来给夫人介绍吧。”

云落红着脸,连连摇头。

谁料妇人笑道:“都是些夫妻间稀疏平常的事,夫人不必害羞。”

这话说的倒没错,她身体好的日子,但凡晚上和穆靖川待在一块儿,大半的日子都在做这事。

但拿到明面上来说,难免让人难为情。

只是……云落捏着书脊,好像学上几个姿势也无妨?

妇人许是看出了云落的犹豫,又上前几步耳语道:“夫人与老爷郎才女貌,一看就是天作之合,但夫妻间总要有些情趣,感情才能越发蜜里调油。”

“可是……”云落飞速的看了妇人一眼,脸颊仍旧泛着浅浅的红,“女子看这种书,会让人觉得放荡。”

妇人闻言,扭头在书架上寻了一本放到云落手上,轻声笑道:“这本书里描绘的姿势,有助孕之效。”

见云落没有拒绝,妇人趁热打铁,“我来给夫人结账吧。”

云落清了清嗓子,“嗯。”

声音小到差点连自己都没能听清。

买单时穆靖川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几本据说是当下最流行的话本。

看到柜台上云落选好的数十本各异的书,穆靖川有些惊讶,“怎么买了这么多?”

“难得出来一次,自然要多选几本。”此时的云落已恢复正常,语气平静道。

穆靖川没察觉不对,只道:“若是喜欢,以后再让人出来采买就是了。”

二人说话间,全都没在意妇人算账时报的银钱,还是驰海突然惊呼了一句:“这本怎么需要二十两?!”

驰海在穆靖川身边呆久了,其实也不太清楚宫外的物价,可前面都是一两、二两的,突然来一本翻了十倍价格的,实在很难让他忽视。

云落二人闻声也看了过去,只见妇人笑盈盈道:“这本书里的内容多是画作,且是彩绘而成,价格自然比别的要高些。”

“彩绘的回回图1?”穆靖川来了几分兴致,伸手就要去翻看。

吓得云落连忙道:“相公自己不是买了吗?不许同我抢。”

说罢,还挡在了穆靖川身前,甚至还偷偷踮了脚尖,企图将妇人手中的那本“回回图”挡住。

只是云落可能自己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脸颊好似被天上的太阳亲吻过,腾起一片火烧云。

穆靖川眸光微暗,笑道:“小气。”

没有坚持继续翻阅。

穆靖川看着云落偷偷的松了口气,又用眼神询问驰海,却只得了一个摇头,于是心里愈发好奇。

直到日落回宫——

穆靖川看着云落将那本薄薄的、却价值二十两的彩绘回回图塞进书架的最底层,在云落刚放下手准备起身离开时,穆靖川俯身,在她的注视下,将书给抽了出来。

云落:!!!

“朕倒要看看,是什么书让霄儿这般宝贝。”

“陛下!”云落失态惊呼,伸手就要去抢回来。

但她是下蹲的姿势,穆靖川却只是俯身,等她起身又转身,早就直起身子的穆靖川已经将书翻了开来。

云落见状,干脆也不抢了,捂着脸就想绕过穆靖川往外跑。

穆靖川侧身一步,将云落挡个正着,故作疑惑道:“原来霄儿喜欢看这些?”

透过指缝,穆靖川看着她长而卷翘的羽睫轻颤,似乎企图扇些风来,将脸上升腾而起的热意吹凉。

“掌柜的,说是能助孕的书,”云落底气不足,“嫔妾、嫔妾也不知道画了些什么。”

不知道书的内容,能害羞成这样?

但穆靖川只低笑道:“既然不知道,那就和朕一起看看。”

“……晚膳还没用呢……”

“说不定有些助孕的姿势,得在膳前做。”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穆靖川一步步逼近,“霄儿又没看过,怎么知道不可能?”

云落被堵得哑口无言,只能迫于淫威,被人抱在腿上一同“学习”。

但万万没想到,原以为只是换些姿势,却没想到这花重金买来的书册果然与众不同,不同的地点竟有不同的姿势。

比如在书房,怀上的孩子会更聪明伶俐。

晚膳凉了又热,最后不知道进了谁的肚子,就如云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回的寝卧,也不知道穆靖川是何时走的。

醒来的云落扶着后腰欲哭无泪,她知道光是乖巧合心意不够,鱼水之欢也是很重要的一环,所以才会买下这本房中术。

但她现在后悔了,应该要先看过内容,再决定买不买!

哪怕腾了几个地,书房都不如床上舒坦。原本只是双腿酸软,现在只怕是后腰也被撞得青紫了。

“欲雪……”

云落本想让人拿瓶药油来给揉揉,没曾想一开口,嘶哑的嗓音又将自己吓了一跳。

混蛋!云落咬着牙又骂了一句。

“主子醒了!”欲雪欢呼道。

正当云落疑惑时,就听妙姝又道:“奴婢这就去龙鸣宫!”

语气里同样是掩盖不住的欢呼雀跃。

室内一时忙碌了起来,打水的打水、取衣的取衣,却是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搭理还躺在床上的云落。

“我需要一个解释。”云落看着满脸笑意的欲雪,脸色阴沉道。

只是她嘶哑的嗓音,完全破坏了这份严肃。

欲雪一愣,反应过来笑得更开心了,“禀主子,陛下说等您一醒,就去龙鸣宫请驰海公公来颁圣旨。”

圣旨?封妃的圣旨!

这确实很难不让人高兴。

云落压了压嘴角,“我后腰有些疼,你去拿药油来给我揉揉。”

欲雪点头,随手点了问竹去拿,自己则倒了杯水先喂云落喝下。

有了温水的滋润,嗓子总算是好受些了。

只是当欲雪掀开云落的衣摆时,没忍住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摇翠走过来问道。

当看到云落赛雪的肌肤上的那片青紫时,摇翠沉默了。

欲雪将药油倒在手上,轻声道:“主子忍着些疼,奴婢得将淤血揉开。”

云落点头,揉的时候也并未喊疼,只是咬着牙又骂了好一阵混蛋。

虽然昨夜她也舒服了,但狗皇帝就是混蛋!

喜悦的气氛一时低迷,直到驰海持圣旨前来才重新高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惟乾坤德合,式隆化育之功……咨尔叶家之女云落,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纯粹……以册宝立尔为妃……钦此!”

“恭喜娘娘。”驰海将圣旨合上,笑吟吟道。

云落怔怔的看着驰海手中明黄的圣旨,她曾经以为很遥远的妃位,如今已唾手可得。

云落抽了抽鼻子,忍下鼻尖的酸意,大喜的日子她才不要哭。

“臣妾谢主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云落俯身下拜,院内的宫人跟着山呼谢恩,震得偌大的柳浪闻莺都传遍了。

只是鸳鸯阁的众人高兴,其他宫阁的嫔妃们,可就不一定能同喜了。

其实这两日升位分的不止云落一个,韵婕妤、邓才人和钟离答应皆晋了位份——

韵婕妤晋为贵嫔,邓才人晋为贵人,钟离答应晋为宝林。

而妃位以上虽未有人晋位,但也各有赏赐。

将军夫人被特允留在皇宫,一直陪到荣良妃生产;梨妃解禁并赐封号“慈”;蕙妃则是膝下的大公主受恩,赐封号“福熙”。

虽慈妃与福熙公主皆是被赐封号,但二者的区别却大了。

封号于妃嫔来说代表着皇帝的宠爱,地位胜同级一筹,但于公主来说,封号意味着食邑,是实打实能握在手里的财富。

但说破天了,此次的封赏中,谁能越得过云落?

从贵嫔至妃位,不仅仅是位份的晋升,更意味着她的名字能写在皇家玉牒上,生生世世受后世子孙的供养。

而且,云落是此次封赏中,唯一一个膝下无子的嫔妃。

“哇啊……”

锦和苑传来一阵哭声,韵贵嫔本就烦躁,当即就气得冲过去给了一巴掌,“哭哭哭,成日里就只知道哭,你有本事倒是将你父皇哭来!”

尚且不足一岁的三皇子本就瘦弱,忽的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巴掌,哭声的确是止住了片刻,但很快便哭得更大声了。

扯着嗓子,哭得人脑仁发疼。

“还哭!”韵贵嫔横眉竖眼,一副还要再来一巴掌的模样。

一切发生的太快,伺候三皇子的宫人这下子总算反应了过来,抱着三皇子就下跪哀求道:“主儿,三皇子不懂事,您别与他一般见识。”

香洁更是吓得心惊肉跳,冲着奶娘等人呵斥道:“也不知道你们平日是怎么伺候三皇子的,三皇子是饿了拉了,还不快带下去仔细检查?!”

说着,又扭头看向韵贵嫔,软声笑道:“主子,都是这些奴才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和她们一般见识。”

韵贵嫔也是一时冲动,平日都做足了慈母的姿态,此时香洁给了台阶,便冷哼一声走人。

那些个目光短浅的羡慕她养育两个皇子,觉得她的后半生有了保障。

她们但凡往前头看一眼,先帝的皇子、陛下的兄弟,死得还不够多吗?

母凭子贵是没错,可为娘的身份不够,生下的孩子又能有贵重?

又如何能算得上保障?

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的赳赳,她都不能坐以待毙。

“香洁,我记得你的老家在……”

……

如韵贵嫔这般愤恨的,行宫里不在少数,但亦有真心道贺之人。

蕙妃和古贵嫔在众人送完贺礼后留了下来,大公主更是走到云落身边问道:“霄母妃,你的封妃仪典什么时候举行?”

封妃是一回事,仪典又是另一回事。

得由钦天监选定良辰吉日,随后移交给礼部从中选定几个合适的日期,再呈给皇帝最后选定日期,最后才是宫内宫外合力举办封妃仪典。

“我也不知道,公主是喜欢册封仪典吗?”云落摸了摸大公主的头,温声笑道。

大公主点点头,“母妃在仪典时的模样可好看了,我觉得霄母妃应该也会很好看。”

说罢,又蹙起眉头,“霄母妃说错了,你现在要自称‘本宫’了。”

云落噗嗤一笑,“‘本宫’是说与外人听的,我喜欢公主,所以不想太生分。”

大公主一愣,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小脸泛红,低头不好意思道:“那霄母妃也不要唤我‘公主’了,和父皇母妃一样唤我嘉儿就好,我也不想和霄母妃生分。”

云落揉了揉大公主的头,自是满口应下。

古贵嫔艳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下意识摸了摸小腹。

及至日落,蕙妃三人才各自离开。

不走也不行了,敬事房抬了顶软轿来,要接云落去龙鸣宫。

“娘娘,陛下在书房,奴才去给您禀告。”多瑞弯腰谄媚笑道。

谁料竟被云落喊停,“陛下忙于政事,本宫怎好去打扰,你不必麻烦了,本宫去陛下的寝宫候着就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