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校花别追了,我选择清纯白玫瑰 > 第1章 梦回最初

第1章 梦回最初

2000年7月1日。

中考过后,甘南一中对外设立了补习班。小敏成为班里的学生,捣蛋鬼许平安也在这个班里,有事没事就喜欢往班花那里偷看。

9月20日,多云。

中考成绩公布,小敏如约考上甘南一中,分班时,身边的大坏蛋都跑过来欺负我,平安哥哥帮我赶走了他们。只不过,他这次好像又被班花给拒绝,最后像是个孩子一样,把脸埋在我的校服上,眼泪哭干。

11月10日,暴雪。

听说要文理科分班,小敏鼓起勇气去找平安同学补课,为了帮我,他每天中午翘课,帮我去图书馆里面借买学习资料。

不会吧,我好像喜欢上这个捣蛋鬼了。

可是,他是学霸,我不是,我还要加紧时间复习啊。

……

2003年6月10日。

小敏考上好的大学,可是没能和平安哥哥走在一起。

想在最后临别时,去见见他。

可是他却不愿意见我。

12月9日。

平安哥哥喝酒醉找到我,搂着我诉说他为班花所做的事,最后豪情大骂一声:去他妈的爱情!

2008年6月7日。

心脏病?

好惨啊。

不过平安哥哥请放心。

我已经悄悄和你所在的医院匹配好了心源。

“我以你为目标,在你所在的一弧地平线上奔跑。尽管我一直在追你,可是却始终赶不上你的步伐。而你也在这条奔跑的线上越走越远,把我给抛弃。”

“微风轻轻起,我好喜欢你。而我想要的也很简单,只要时光还在,你还在就行。”

“永别了,平安同学。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而当我回头时,希望还能听你对我说一句好久不见……”

……

雨夜的晚上。

许平安一个人矗立在窗台前。

五十次了。

整整五十次。

自从小敏离开以后。

每过去一段时间,他都会翻开这本日记去看一看。

从第一次看到,掩面哭泣,难舍难分。

再到现在的隐隐自责。

尽管他现在事业有成。

在辛苦了三个月后,将自己辛勤所经营好的公司上市。

可仍旧难掩对于小敏的那份思念。

想当初,他一直在和班花沈秋雨在一起纠缠。

为了讨好沈秋雨,他在学校时期,愣生生从一百八十斤的胖子减肥成为他的理想型男人。

毕业以后,甚至为了能养活她的开销,不惜打三份工。

给她贷款买房子,并且过入她的户下。

只要她对自己一笑,亲自己一下。

那么他就感觉为她所做的一切都很值得。

可惜。

沈秋雨并没有答应和他在一起过。

在他为其付出一段时间以后。

居然心高气傲的甩了他。

还在他的目睹下,上了一辆宝马车。

许平安为此颓废了一段时间,并养成了一些不良嗜好,由于常年抽烟咳嗽,终于在一次次作践下,将自己的身体给熬坏。

那个时候,他成天哭诉,抱怨命运不公,同时也打电话联系以前的老友,可他们都敷衍式的拒绝了他,只有不起眼的‘陈思敏’愿意去听他的唠叨。

其实从那个时候起,许平安就隐隐觉得那个女孩对待自己的态度和别人不太一样,只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脑中早已将对方的形象给淡忘,再加上接二连三的打击,无暇谈及接触第二段感情。

谁成想,就因为这个决定,害了对方一生。

隔几天,医院就收到了一位无名捐赠者所给的心脏。

来不及问清源头,医生就在家里人的渴求下,强制性的给他做了手术。

等到他醒来以后。

许平安才知道了小敏的一切。

原来,医生在收到捐赠者心脏的同时,也从她手里得到了一本日记。

许平安仔仔细细的阅读了这本日记,这才明白。

一直以来,小敏都在暗恋着他。

而他却把她的付出,当成是朋友之间的正常来往,视若无睹。

她把她的心情都写成日记。

而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直视过那个女孩。

许平安恨!

他恨自己!

当初为什么不提前感知到这份爱意!

为什么偏偏要在最虚弱的时候给她打电话!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她是绝对不会傻到这种程度的……

“傻瓜,大傻瓜。”

合上日记本后。

许平安蹲在墙角处,抱头痛哭。

自从小敏死后,他就和小敏的心源匹配上,做了手术,恢复健康,并带着她给的这股信念,好好活着。

不仅在短时间内,创业成功。

还在几年的时光里,将公司发展壮大。

但是却始终没能婚配。

对于小敏的这份自责,一直像是死结一般,萦绕在他的心口当中,久久不放。

以至于每次回想起来,都会愧疚,彻夜难眠。

靠着服用安眠药,短暂入睡。

同样的,这次也不例外。

只不过,这一次他好像睡了很久。

睡梦中。

仿佛看到小敏穿着碎花裙子在向自己招手。

“平安哥哥,别哭,我还爱你啊。”

……

“许平安,你不是要给我唱歌吗?好啊,展示一下你的歌喉吧。”

这声音,好耳熟……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

毫无疑问,这正是前世陪伴自己度过几个春秋的初恋,沈秋雨。

许平安看了看周围喧嚣的环境和布景,顿时间脑中浮现出一连串的问号。

再看旁边,更是懵了。

这不是青春时期的小敏吗?

心想,这一幕好熟悉啊。

好像是他们刚刚初中毕业,踏入补习班第一天的同学聚会吧?

难道他重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