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完美婚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李浩然的守候

第一百五十八章 李浩然的守候

终于听到了门外在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李浩然也听到了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爸、妈,我回来了。”

随着这声亲切、熟悉的声音的响起,李浩然终于见到了那个自己日思夜想、无数次梦到过的若曦。

“若曦!”李浩然听见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的这声发颤的呼唤。

随着这声发颤的呼唤,若曦的心里也微微地颤了颤。

“怎么是你?你来干嘛?是走错门了吧?”若曦冷着脸,冷声道。

“若曦,我们谈谈吧!我想和你再谈谈。”因为若曦的那份冷,李浩然的声音很虚。

若曦沉默着,好一会儿。

“若曦,那件事情不能怪浩然的!你们的问题还是要解决处理的。你俩出去好好谈谈吧。”若曦爸也帮着劝说着若曦。

“李浩然,出来。”若曦说完后就自顾自地往门外走去。

“李浩然,你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吗?如果我们分开了,如果我被迫要离开你,我希望你还是能和蕊蕊去继续你们儿时的那份懵懂的情缘。”到了楼下,若曦对李浩然这么说着,语气显得很平静。

“若曦,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在一起。”李浩然却是激动地大喊着。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是真的累了。”李浩然看到若曦的眼睛里已噙满了泪水。

“若曦,我……”还没等李浩然把话说完,若曦就决然地留给他一个背影!决然地上楼锁上了家门。

第二天,李浩然收到了自出事后若曦发给他的第一条微信:“浩然,你回去吧!我也知道那件事不能怪你,可经过了那件事你觉得我们之间还能有可能吗?蕊蕊是个好女孩,真的是个难得的好女孩。我知道,她还爱着你!浩然,我已经放过你妈了,也请你放了我吧,放了我们全家吧,就让我静静的、静静的陪着他们老去吧,就此不见。”

“若曦,我会等着你,我会等着你重新接受我!我会一直等着你的。”李浩然知道若曦还在意着自己。

若曦怎么能不在意她的浩然呢?为了这份感情,他也放弃了他自己的那个原生家庭,放弃了他自己的事业。为了若曦,他辜负了那么美好的冯蕊蕊。

李浩然毅然放弃了在上海的那份自己辛苦打拼下的工作!毅然留在芜湖守着若曦,守护着他们的那个家。

母亲的唉声叹气、父亲的日渐沉默,若曦知道,他们是在牵挂、在记挂着自己的哥哥,自己的侄子。

其实若曦背着父母也偷偷地给哥哥打过电话,只是她也从未能联系上过。

若曦了解自己的哥哥,哥哥沉默寡语。却从小事事让着自己,默默地宠爱着她这个妹妹。其实哥哥的学习能力不逊于自己!只是他把更多的读书机会、把更多的念书机会让给了自己。

如今那个女人对自己做出了如此残酷的事情!哥哥的心里有多痛,若曦也能知道。不用自己说,哥哥也会带着那个女人永远的远离自己、远离父母,不会让那个女人再靠近自己、靠近父母。

“陈健,你想好了吗?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吗?我失婚离异,我没了子宫。也许,也许我还不能让你们陈家香火相传。陈健,你知道吗?这对老人来说,真的是一件会让他们痛苦万分的事情!以后我们真的能幸福吗?”几天后,在褪去了小别时的那份新鲜,小仪再一次严肃认真地问着陈健。

“小仪,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只要有你!是的,我爸妈的确会为了这件事而难过,可我们只要能在一起,就一切皆有可能。爱能创造一切!我相信。”陈健也再一次认真严肃地回答着小仪。

“小健,为什么最初的那个就不是你呢,”小仪问得泪水涟涟。

“幸亏还有我!陪你到最后。”陈建仍用自己的开朗、用自己的乐观感染着小仪。

紫晴愁肠百转时,小姨又发出了包子宴的邀请。紫晴知道,这次陈健和小仪终于是等来了他们真正的春天。

再一次,他们三家又团聚在小姨家那小小的螺蛳壳里.这次小仪俨然成了家里的女2号,她忙进忙出地给小姨打着下手。而陈健和小姨夫则是她们的下下手、螺丝钉、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儿搬。在小姨家的每次团聚都是不同的境况。

从那次小姨摔面团地坚决反对到如今的相处融融!紫晴也看到了陈健和小仪这一路走来的挣扎、纠结、矛盾。

每一个能向命运做出反抗的人儿都值得敬佩。

自己会有这份勇气吗?!

“姐,我昨天去选了日子。二月十八就让小健他们结婚吧。”饭桌上,小姨突然这么对紫晴的母亲说着。

“啊!这也太急了点吧,结婚是件大事,还有很多事都需要操办的。这也太仓促了点吧!”母亲觉得这个日子有点急。

“大姨,我们商量过了,我和小仪就想去民政局领个证。至于仪式嘛!就叫几个亲戚朋友聚一下,知道一下就好了,一切从简。”陈健回答着大姨。

“哎!媒婆的待遇可不能从简哦。我要吃足18只蹄髈!还要穿媒鞋哦。对了,我还要坐主席哦。”虽然紫晴的心情很落寞,但此刻也被他们这种兴奋的情绪感染着。

“干杯!干杯!祝我和小仪、姐姐姐夫从此后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幸幸福福的在一起。”听着陈健的这句祝语,紫晴笑得不置可否。

“老伴,你真的想通了吗?你真的同意两个孩子在一起了?”晚上,在床上翻着报纸的陈爸爸问着老伴。

“你都能想通我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只要他们能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能不让我们操心!咱们也就别再奢求什么了。”陈妈妈答得心平气和。

“老伴,为你点赞。”陈爸爸朝着老伴翘起了大拇指。

其实在陈妈妈的心里,对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也充满了隐忧。

若曦了解自己的哥哥,哥哥沉默寡语。却从小事事让着自己,默默地宠爱着她这个妹妹。其实哥哥的学习能力不逊于自己!只是他把更多的读书机会、把更多的念书机会让给了自己。

如今那个女人对自己做出了如此残酷的事情!哥哥的心里有多痛,若曦也能知道。不用自己说,哥哥也会带着那个女人永远的远离自己、远离父母,不会让那个女人再靠近自己、靠近父母。

“陈健,你想好了吗?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吗?我失婚离异,我没了子宫。也许,也许我还不能让你们陈家香火相传。陈健,你知道吗?这对老人来说,真的是一件会让他们痛苦万分的事情!以后我们真的能幸福吗?”几天后,在褪去了小别时的那份新鲜,小仪再一次严肃认真地问着陈健。

“小仪,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只要有你!是的,我爸妈的确会为了这件事而难过,可我们只要能在一起,就一切皆有可能。爱能创造一切!我相信。”陈健也再一次认真严肃地回答着小仪。

“小健,为什么最初的那个就不是你呢,”小仪问得泪水涟涟。

“幸亏还有我!陪你到最后。”陈建仍用自己的开朗、用自己的乐观感染着小仪。

紫晴愁肠百转时,小姨又发出了包子宴的邀请。紫晴知道,这次陈健和小仪终于是等来了他们真正的春天。

再一次,他们三家又团聚在小姨家那小小的螺蛳壳里.这次小仪俨然成了家里的女2号,她忙进忙出地给小姨打着下手。而陈健和小姨夫则是她们的下下手、螺丝钉、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儿搬。在小姨家的每次团聚都是不同的境况。

从那次小姨摔面团地坚决反对到如今的相处融融!紫晴也看到了陈健和小仪这一路走来的挣扎、纠结、矛盾。

每一个能向命运做出反抗的人儿都值得敬佩。

自己会有这份勇气吗?!

“姐,我昨天去选了日子。二月十八就让小健他们结婚吧。”饭桌上,小姨突然这么对紫晴的母亲说着。

“啊!这也太急了点吧,结婚是件大事,还有很多事都需要操办的。这也太仓促了点吧!”母亲觉得这个日子有点急。

“大姨,我们商量过了,我和小仪就想去民政局领个证。至于仪式嘛!就叫几个亲戚朋友聚一下,知道一下就好了,一切从简。”陈健回答着大姨。

“哎!媒婆的待遇可不能从简哦。我要吃足18只蹄髈!还要穿媒鞋哦。对了,我还要坐主席哦。”虽然紫晴的心情很落寞,但此刻也被他们这种兴奋的情绪感染着。

“干杯!干杯!祝我和小仪、姐姐姐夫从此后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幸幸福福的在一起。”听着陈健的这句祝语,紫晴笑得不置可否。

“老伴,你真的想通了吗?你真的同意两个孩子在一起了?”晚上,在床上翻着报纸的陈爸爸问着老伴。

“你都能想通我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只要他们能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能不让我们操心!咱们也就别再奢求什么了。”陈妈妈答得心平气和。

“老伴,为你点赞。”陈爸爸朝着老伴翘起了大拇指。

其实在陈妈妈的心里,对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也充满了隐忧。

若曦了解自己的哥哥,哥哥沉默寡语。却从小事事让着自己,默默地宠爱着她这个妹妹。其实哥哥的学习能力不逊于自己!只是他把更多的读书机会、把更多的念书机会让给了自己。

如今那个女人对自己做出了如此残酷的事情!哥哥的心里有多痛,若曦也能知道。不用自己说,哥哥也会带着那个女人永远的远离自己、远离父母,不会让那个女人再靠近自己、靠近父母。

“陈健,你想好了吗?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吗?我失婚离异,我没了子宫。也许,也许我还不能让你们陈家香火相传。陈健,你知道吗?这对老人来说,真的是一件会让他们痛苦万分的事情!以后我们真的能幸福吗?”几天后,在褪去了小别时的那份新鲜,小仪再一次严肃认真地问着陈健。

“小仪,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只要有你!是的,我爸妈的确会为了这件事而难过,可我们只要能在一起,就一切皆有可能。爱能创造一切!我相信。”陈健也再一次认真严肃地回答着小仪。

“小健,为什么最初的那个就不是你呢,”小仪问得泪水涟涟。

“幸亏还有我!陪你到最后。”陈建仍用自己的开朗、用自己的乐观感染着小仪。

紫晴愁肠百转时,小姨又发出了包子宴的邀请。紫晴知道,这次陈健和小仪终于是等来了他们真正的春天。

再一次,他们三家又团聚在小姨家那小小的螺蛳壳里.这次小仪俨然成了家里的女2号,她忙进忙出地给小姨打着下手。而陈健和小姨夫则是她们的下下手、螺丝钉、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儿搬。在小姨家的每次团聚都是不同的境况。

从那次小姨摔面团地坚决反对到如今的相处融融!紫晴也看到了陈健和小仪这一路走来的挣扎、纠结、矛盾。

每一个能向命运做出反抗的人儿都值得敬佩。

自己会有这份勇气吗?!

“姐,我昨天去选了日子。二月十八就让小健他们结婚吧。”饭桌上,小姨突然这么对紫晴的母亲说着。

“啊!这也太急了点吧,结婚是件大事,还有很多事都需要操办的。这也太仓促了点吧!”母亲觉得这个日子有点急。

“大姨,我们商量过了,我和小仪就想去民政局领个证。至于仪式嘛!就叫几个亲戚朋友聚一下,知道一下就好了,一切从简。”陈健回答着大姨。

“哎!媒婆的待遇可不能从简哦。我要吃足18只蹄髈!还要穿媒鞋哦。对了,我还要坐主席哦。”虽然紫晴的心情很落寞,但此刻也被他们这种兴奋的情绪感染着。

“干杯!干杯!祝我和小仪、姐姐姐夫从此后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幸幸福福的在一起。”听着陈健的这句祝语,紫晴笑得不置可否。

“老伴,你真的想通了吗?你真的同意两个孩子在一起了?”晚上,在床上翻着报纸的陈爸爸问着老伴。

“你都能想通我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呢?只要他们能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能不让我们操心!咱们也就别再奢求什么了。”陈妈妈答得心平气和。

“老伴,为你点赞。”陈爸爸朝着老伴翘起了大拇指。

其实在陈妈妈的心里,对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也充满了隐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