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枯潭爆响 > 第十章:临近

第十章:临近

御医毕恭毕敬地进来了,是个老头。

森寒迟疑,装作害怕状往后挪了挪。只见那个老头看到迟疑的瞬间往后退下,看样子也像是真的惶恐,他才缓缓地靠了过去,让老头给敷药。

一边敷药,森寒装作假寐状,在心底思考着。

一切的起因就是当初所谓的“选妃大会”上面森寒看见句结和那个叫曦震的矛盾开始的,如果按照森的知识来看,在曦震说不知道的时候,他眼眶微动,喉结说完也动了动,以及停顿的时机,森寒有六成把握,曦震可能是第一时间想说出实情,然后第二时间思考了一瞬,就说出那句“我的错”

这种情况一,是他撒谎了,二,是他想用更委婉的方式来表达。

但因为说出来的性质是“我的错”并且森寒用仅有的语言感觉这句话并没有什么修辞,所以他倾向于他撒谎了。

如果是撒谎,那就根本不需要去深究是知道不知道了,裂隙就肯定早已产生了,于是他便用这招自残来加大哪怕一点缝隙,乱中求生。

说实话,森是觉得这招没什么用的,毕竟他觉得能到这个位置的人都不是傻子,不可能因为如此拙劣的招数加大疑心。仅仅一个后背伤痕,或者一句老丈人就能让死太监起疑心,实际上他主张的是继续观察,并且稳妥的计划来让句结和那个所谓的曦震保持并扩大怀疑。”

但确实没办法,慢性毒药的量加大了,时态不允许了。

所以之后就很简单了,每次三更半夜或者死士换岗时,森寒都会用自己肉手指甲往背上狠狠地划,划出血痕,流血之后又马上用衣服遮住,挖肉用的是机械臂,这一点森寒猜的果然没错,即便再怎么模拟,这也始终是机械臂,指甲扣起来倒是一点都不怎么麻烦。至于抠出来的肉块嘛。

“咳咳”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程度,森寒轻咳了两下,咽下去一口带着牙龈深处血味的唾沫。

本来没想这计划能有什么起效,但效果却看上去意外的好。看来这宫里就算没了皇帝,猜忌也是不停歇的。

“这个啊~这个叫做智商底线疑似过高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咯!”寒刚想完,一位死士端着汤药就来到他面前喂他喝。

“哎!又是这么苦的毒药,就不能改改嘛,改个甜口的,装个样子也好啊。”寒用他们都听不懂的中文嘟囔着......

“话说回来”,森寒三口两吐地,一如既往装着弱智将死士手里的毒药半推半就的喝完。

“那个叫肖风亿的,有问题”

“嗯”没有花过多时间思考效果为什么这么好的森分析道

“以他立刻就下来查看瞳孔有没有呈现昏迷状态来看,此人定是了解这方面的。但在看到咱没有昏迷迹象之后,那人又吓得像是见了鬼一样退后,又对句结撒谎,看来啊,这宫里这群人真是各有各的怪”

“森哥”寒想着。

“能不能把这个肖风亿想个办法拉拢过来?”

“呵呵”森不得不有些哑口无言

“半年那个肖风亿才来这么一次,听那死太监说死士里面还有四成那个叫曦震里面安插的镇东军在,干吧,包死的。”

......

另一边,句结看着眼前一个布满密密麻麻姓名的单子,仔仔细细地看,单子里面有很多都被划掉,但也有很多新加进来的名字。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他看着单子里面黄色的一个名字

“李却木”那是李风隐伯父的名字。

“两头拿钱,到头来,给我禀报的也是两次,这是故意耍我吗?”句结拿起一只红笔,在李却木的四周涂上一层红色。

“到头来,到现在这局面,我却连李风隐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皇上”都不知道,钱都拿了!干的是一个人的活!他就不怕他第二天横尸街头?还是说......”句结立刻对着旁边的肖风亿说道。

“那李家府,里面有多少曦震的人?”

“回陛下”肖风亿突然的恭维语气让句结有些诧异,他甚至用了陛下这个词。句结狐疑地转过头

“两成,陛下,只有两成”肖风亿顿了顿,又说。

“陛下,这李却木是跟曦大...曦震说了四次,但那是之前臣刚回来之后说的,并且暗里查了很多次,这李却木的府里确实只有两成,甚至不到的曦震人手。可能这人就是个单纯的骑墙派,少收人多打听,对我们就多插人少打听,并且......”

“够了!”句结一句话,让肖风亿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了他还骑墙左右要钱?是我给的钱少了还是给的圣旨少了?他曦震能给他什么东西?之前暗军还告诉我,他李却木若有若无地阻拦曦震的人调查府邸里暗军的人,还说什么“乐观估计李府里的暗军一个都没有暴露”演戏!都他妈的是演戏!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看来李府里面这些暗军,估计早就是曦震知道,甚至提前埋进暗军里面的雷了!”

“这......”肖风亿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开始发疯的句结,刚想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

“闭嘴!你还当那是你的好兄弟啊?入了这宫里面的我看没有一个是干净的!你有现在这位置,整个酆都哪个平民不知道你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你当这些是谁给你的?放清楚你的位置!否则......”句结癫狂的脸上一抹笑容露出,肖风亿对视上就如堕深渊。

看着句结最后思索后,用黑色在李却木和旁边一些名字上面抹上一个横后,肖风亿低下头。说道。

“需要什么时候动手?暗军随时都能动,不想动的,也有一些会让他们动的。”

这时,一名绿牌士兵走上大殿。对着殿上的肖风亿和句结,跪着毕恭毕敬地说

“禀报大司相,禀报总管,西林军大将军李风隐求见陛下!”

看了看下面禀报的士兵,突然,一个想法在句结的心里成型,并不断酝酿。

“传他进宫!”

“陛下,是否依旧用老路子”虽然想到酆丰血淋漓的背后,肖风亿眉眼有些抽搐,用老路子就是打酆丰强迫他跟狗一样记住几个词,以此隔着屏风来应付李风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句结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嘿嘿嘿阴沉笑着。

随即,他从自己那雍容金贵的“皇服”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那是一片有着锋利锋芒,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吊坠。

这是那位神仙半年前给予自己的,句结一直认为这是仙人对自己的认可。

看着身旁害怕的肖风亿,又看着东边的方向,句结呵了一声。

明明成仙已经近在眼前了,却还有不自量力的东西来反抗,等着吧,等我收拾完这些逆贼,我就把整个酆国明着卖了,成仙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