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结婚305天,离婚212天 > 第7章 准备礼服

第7章 准备礼服

她把手机关机充上电,没几分钟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真是昏天暗地,好几次想醒来,但意识不清晰的就又睡过去了,以至于,云山下班过来后,上楼抱着她亲了半天都叫不醒。她迷迷糊糊的以为是在做梦,缩在云山怀里嘟囔了一句就又睡过去了。

“怎么困成这样了啊·,宝贝你得起来了,爸妈等我们下去吃饭呢!”其实,这一刻的云山有点幸福感爆棚,他对她在梦中对自己还能有这份依赖,感到很满意,虽然嘴上在催着她醒来,但内心却希望她一直这样缩在他怀里。

“宝贝,你得起来了,吃完饭我们回家再接着睡。”云山有点无奈的轻抚着她的背。

“哎呀,快,怎么醒不来啊,哈哈!”

云山是又亲又拍,折腾了半天,她似乎才完全从梦境中醒了过来。

”几点了?”

“哎呦,终于醒了。六点半都过了。”

“嗯,,你先下楼吧,我穿衣服。”

“我下去,你别又睡着了?”

“不会的!”

“是不是在倒时差啊,怎么困成这样了。我下楼,你赶紧起,爸妈该等急了。”

“好!”

云山下楼赶紧给岳父母解释了一番,叫不醒,折腾了半天才醒。

“云山,不管她了,你先坐,我们先吃。”岳父招呼云山。

“就是,云山,你赶紧先坐,我们先吃。”

三个人正说着,云山听见了楼梯上的脚步声,担心她迷迷瞪瞪别再从楼梯上滚下来,赶紧快步走到楼梯口,果然,她居然闭着眼睛在下楼梯。

“你怎么还闭着眼睛下楼啊,再摔下来。”云山几步跨上楼梯,一把抓住了她。

“我看着呢。”

云山牵着她下了楼梯。

“爸爸妈妈!”

“囡囡,快,吃完了再接着睡,是不是时差没倒过来啊?你几点到家开始睡的?”

“ 三点!”

“三点睡到现在怎么感觉还是没睡够啊?宝贝,谢谢你给妈妈买了那么多的鲜花。”

“今天的玫瑰一般,没有好看的颜色。”

“挺好的,偶尔买买素色的。”

“你先喝点汤,爸爸给你煲的参鸡汤。”

“嗯,好!”

“怎么感觉还没醒啊,看着迷迷糊糊的。”云山摸了一下她的头。

“醒了,就是觉得很累。”

“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时差加上坐飞机估计累着了。”爸爸看着女儿心疼地说。

“要不吃完饭就和云山住在这边吧,别两头跑了。”

“明天一大早还得去学校,学校有事。”索拉没有说演出的事,她觉得自己睡的有点发蔫,不太想多说话。

“那就吃完了和云山早点回,今晚早点睡,这几天把觉要赶紧补回来。”爸爸爱怜的看着女儿。

“爸妈,我周四得带着她去东京出差,那边有个会,我必须得去。下周三回来。”

“拉儿好像没有日本签证啊,来不及办了吧?”岳母看着云山问。

“没事,今早已经去给她加急办了,我爸把头等舱都给她订了。想着她回来时间短,一起和我去玩玩。”

“奥,挺好的。囡囡上次去东京还是初中毕业。一直说再带她去玩玩,一直都没有时间,要么我们忙,要么她上学。这次正好,云山开完会了,你们好好四处逛逛。”

“爸妈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带的?”

“没有,你们俩好好玩,不要管我们。”岳母赶忙说。

“妈妈,我给你买点日系的化妆品吧?”

“不用,不要惦记着给我们买东西。”

“云山,你们单位就你一个人去吗?别带着囡囡让单位知道了不好?”

“没事,我们部长特地给我爸打的电话,让带上拉儿。我们部就我一个人,其他部还有人。”

“哦,那就好,就害怕别影响到你的工作。”

“会是周五到周日三天,下周一、周二可以带着她玩两天。”

“奥,我想起来了,拉儿,你给姥姥姥爷买一个治关节疼的药,涂抹的,你可能不记得了,就是你初中毕业那次带你去东京,我们在药妆店随便买的,结果回来后一用,姥姥姥爷都说特别管用。”

“是什么样子的啊?”

“哎呀,时间太久了,我都不记得什么样子了。”

“我在淘宝上搜一下,您看一眼。”索拉迅速拿出手机,快速在淘宝搜索栏搜索“日本治关节的涂抹药”,结果很快出来了一堆,基本上都是一个牌子,“是不是这款啊?”

“哟,好像就是啊,亲爱的你看一眼,是不是这个?”妈妈顺手把手机递给了爸爸。

云山发现岳父岳母间,一直称呼对方是“亲爱的”,很少听见他们直呼大名,夫妇俩之间的相处永远是轻声细语,温暖又甜蜜。这种家庭氛围,让置身其中的人非常的松弛舒服。

“就是这个,后来,我同事去日本出差不是也让带过一次嘛,这么多年他们居然没有换包装。”

“好,我把图片保存下来。”索拉接过爸爸递过来的手机,”爸爸,我不想吃米饭了,就想喝点汤,吃点菜。”

“行,你把饭给我,你多喝点汤。”

“这胃口怎么小成这样,米饭爸爸就只给你盛了一下口。你中午在恩师家吃的啥?”妈妈皱着眉头问她。

“米饭炒菜。”

“阿姨做的菜怎么样啊?我上次去,恩师说挺好的。”

“菜做的挺好的,就是卫生现在打扫的不用心。”

“你没给阿姨说一下吗?”

“我早晨去的时候,没仔细看,东西放下我就去系里了。中午和恩师回去,才仔细检查了一下,阿姨已经下班走了。”

“那我哪天过去说一下,恩师和教授总是不好意思提要求,能凑活就凑活。”

“不用,我今天给她发了2000元的红包,说快过新年了,让她最近几天好好把家里仔细打扫一下。我明早还得去学校,到时先去家里再给她交代一下。”

“那也行,恩师和教授身体怎么样?你明天早晨去,看看家里的卫生死角,也交代阿姨给好好打扫一下。”

“好,两个人身体都挺好的。”

“囡囡,你明天去家里也顺便看一眼,两个人的保健药品吃完了没,吃完了的话,给妈妈说一声,得赶紧买了送过去。”

“好。”

“宝儿,你明天去给阿姨再交代一下,让阿姨做饭的时候,少油少盐。”

“好。”

“囡囡,怎么筷子又放下了,你好好再吃一些,爸爸再给你盛点汤?”

“爸爸我吃不动了,不想吃了,汤我明天回来再喝。”

“你明天想吃啥,爸爸早点回来给你做。”

“都行,您做的我都爱吃。你们先吃,我去沙发上躺会儿。”

“你把毯子盖上,是不是不舒服啊,别是感冒了?”妈妈说。

“没有,就是好像时差没倒过来。”

“云山你多吃点,多喝点汤。最近年底了是不是工作特别忙?”岳父又给云山的碗里添了点汤。

“爸,我自己来。年底是比较忙,再加上换岗,一堆的事。”

“那你就每天晚上和拉儿在这边吃饭,不想回去就住在这边,早晨去单位也近。”

“好。爸妈,我和拉儿周三去办复婚手续,下午办完手续我带她逛逛,然后回我父母家一起吃个饭,周四我们中午的飞机飞日本。”

“好,好,是得赶紧把这事去办了。”妈妈开心的说。

“那云山,你明天下班就早点过来,我们提前在家庆祝一下,我多弄些菜,正好周三也是你们两周年的纪念日。”

“好,我一下班就过来。”

吃完饭,云山和索拉回家,父母下楼外出散步。

快到小区时,云山把车停在马路边,对着一路都在晃神发呆的索拉说:“你在车里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奥!”索拉看着云山穿过马路进了进了街对面的7-11。不一会儿,他提着一袋东西上了车。

“你去买什么了?”

“明早的早餐。”

“奥。”

“给,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东北大板,奶油味的,没看到巧克力的。等从日本回来,从网上订吧。”云山说着从塑料袋里取出雪糕递给索拉。

“谢谢,哈哈!”

“吃吧,车上热,别一会儿化了。”

“好!”索拉撕开包装,把雪糕递到云山的嘴边:“你先咬一口。”

“谢谢我的宝贝,好,,,,你吃吧!”云山咬了一口,开心的摸了摸她的头。

一进家门,云山就催她快去洗,早点上床休息,他冲完澡还有工作得做。索拉答应着,却躺在了沙发上。

“怎么回事,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就是浑身累。”

“那行,你稍微躺躺赶紧去洗,然后去床上躺着,客厅有些凉。”

“好。”

云山快速冲了个澡出来,一看,她居然还在沙发上躺着发呆。

“你怎么还躺着呢?”

“奥,我这就去洗。”

“好,洗了就赶紧上床,不要在房间里瞎晃,我才把暖气打开,温度一会儿才能上来。”

“好。”索拉答应着慢慢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懒得洗澡,刷牙洗脸完,敷了会儿面膜,结束夜间护肤程序后,她没有上床,而是进了衣帽间,轻轻的关上了门。打开礼服区的柜门,把几件白色礼服全拿出来挂在了移动衣架上。

显然,结婚时定制的蕾丝婚纱不行,她拿出拍婚纱照时云山买的vivienne westwood 和dior的白色礼服,穿上一看,不行,礼服很古典雅致,但不是恩师要的飘逸。脱下来,她又拿出大学毕业时定做的一件白礼服,穿在了身上,领部是透视的纱,裙身是丝缎材质,无袖设计,也没有恩师要的飘逸感。她又拿出云山结婚前给她买的dior 白色系扣裙装,压褶的收腰设计,胸部以上是透视的轻纱,伞状裙摆也是轻纱和白色面料拼接压褶,裙子很轻盈典雅,但裙长刚好到她的小腿,露出脚踝的部位,似乎并不适合音乐会穿,只适合日常有活动时穿。

她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白色礼服不少,但真就没有一件符合恩师要求的。她开始站在衣柜前发呆,她实在不想花钱再去定做一条。

早晨得知让她参加音乐会的事后,其实压力挺大的。因为是代表学校,而且还不是什么随便的音乐会。她能看出来,主任和恩师都希望她认真对待,发挥最好的水平。

忽然,她灵机一动,干脆在淘宝上买一件算了,距离观众那么远,只要上台效果好就可以,没必要非得要质量品质有多好。她打开淘宝在搜索栏输入“白色细肩带飘逸礼服”。

云山快速的处理完工作,走进卧室一看,床上没人,厕所也没人,他又转身走到客厅的卫生间和厨房看了眼,也没人,猜测可能是在衣帽间。轻轻拧开衣帽间的门,一看,她面对衣帽镜站着,穿着一条白裙,披散着长发,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大晚上,你穿这么漂亮在干嘛?”

“你怎么不敲门啊,吓我一跳!”索拉被云山的说话声吓了一大跳,瞪着他说。

“哈哈,你不是穿着衣服吗,我找不找你,轻轻一推门,没想到门没反锁。你穿这么漂亮要干嘛?”

“不干嘛,就是试试。”

“为啥大晚上要试礼服?”云山说着又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手机。

“你在看礼服,干嘛在淘宝看?怎么忽然又要买礼服了?”

“嗯!”

“嗯,是啥意思?赶紧好好的说。”云山发现,她依旧是有事不愿意主动告诉他,只能是逼着她说,这一点,让他很生气。

“下个月十号有一场音乐会。”

“在北京的?”

“嗯!”

“你们学校的音乐会?”

“不是的,在国家大剧院。”

“你们学校要在大剧院举办音乐会?”

“不是的,,,,,是一个全国青年音乐家的专场音乐会。”

“有你的独奏?”

“嗯!”

“这么大的事,我不问,你就没打算告诉我?”

“没有,,,我这不今天才知道的嘛,,,早晨见系主任,,他告诉我的。”

“那这些礼服是你都不满意,还是不知道穿什么好?”

“早晨恩师定了曲目,说一定要认真对待这次音乐会,因为代表的是我们学校,所以,从曲目到礼服都要完美统一,她说要穿白色飘逸的细肩带礼服,我的细肩带礼服都是丝缎的,还带去伦敦了。家里的这些,我刚才试了一下,好像都不符合恩师的要求。”

“所以,你就想着在淘宝买一条?”

“恩师说让我去定做一条,我都这么多礼服了,,,,不想再花钱定做,就想看看淘宝有没有价格合适,又符合恩师要求的。”

“淘宝的,买来如果质量差,穿着又不合适,不满意怎么办?到时候时间还来不及了?你说你这脑子,,,定做一件礼服能花多少钱?再说了,恩师能给你提出服装要求,一定是因为这场音乐会很重要,她希望你完美亮相。行了,你不管了,我明早给美琳姐打个电话,她那有你的尺寸,然后我让她联系你,你仔细跟她说一下你的要求,还有你要弹的是什么作品,让她给你出设计图,你看着满意,就让她赶紧做,日本回来后,我带你去试。”

索拉没说话,她在回味云山说的话,他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恩师看到礼服不满意,又知道是淘宝买的,一定会生气的。

“怎么还愣着啊,把裙子换了,我帮你把这些礼服再挂回柜子里。”

“嗯,你出去吧,我换裙子,我自己收拾。”

“行,快十点了,你赶紧的,你不是很困吗?”

“嗯!”

云山检查完门锁,关了客厅的灯,还帮她把保温杯里装满了水拿到卧室。躺在床上看了会儿手机,依然不见她进来,他跳下床,推开衣帽间的门,一看,她居然坐在沙发上发呆。

“怎么了,你傻坐在这干嘛?”

“没干嘛,就是有些累,坐在这休息一会儿。”她见云山进来,慌忙站了起来。

“你可真是一点都不让我省心啊!”云山说着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哎呀,你放我下来,我还想去喝点水。”

“水都给你放在床头了。”

“你是有什么心事吗?”云山把她放在床上,摸着她的头说。

“没有。”

“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吗?”

索拉其实就是一直在想音乐会的事,这件事对她多多少少有些压力,全场音乐会就她一个钢琴独奏,势必会成为焦点人物,她也不是没有在大剧院演出过。另外,她得陪着云山去日本,这样的话她一周时间都不能练琴,,,,这些种种事堆在一起,莫名的让她焦虑。

“我问你话呢?”云山看着她状态游离,着急的问。

“哎呀,你好烦啊,我就是在想演出的事。陪你去日本,我又得一周时间不能练琴!”索拉被他逼的瞪着他说。

云山有点明白了,她似乎是有点紧张这场音乐会。他看着她,把她轻搂在怀里,“这场音乐会高手云集,你是不是有点紧张啊?别紧张,恩师定的曲子是你不熟悉的吗?”

“不是,都是很熟悉的曲子。”

“那不就得了,你要相信自己,既然学校让你去,就说明你能代表学校的水平,所以,你没必要自己吓自己。就正常发挥就好。从日本回来,你就专心练琴,我不打扰你,你要是觉得别墅那边练琴方便的话,我们就住到那边,中午让司机给你送一次饭,晚饭我下班过去接你,然后去父母家吃饭。”

“不用,我可能得去学校,恩师要听,另外学校的节目可能还得在音乐厅排练好多次。具体怎么安排,明天去学校看看恩师怎么说吧。”

“乖,不要有压力。老公全力配合你,我给你做后勤。让美琳姐用心点,给你设计一件漂亮的礼服,老公送你。”

“不用,我自己有钱。”

“哈哈,我知道你有钱,哎,什么时候我送你东西,你也能像,收了姥姥姥爷红包那样乐的合不拢嘴啊?”

“哈哈哈哈哈,我是啃老族!”

“我这现成的你不啃,非得去啃老?”

“你哪有那么好啃啊?哈哈!”

“你再给我说一遍我听听?”云山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

“哈哈哈哈,啃姥爷比啃你开心多了,,,,”

“你还越来劲儿了!”云山迅速的堵住了她的嘴。云山实在是又气又好笑,笑她的幼稚,气她时刻惦记着不花他的钱。

”你,,,我的嘴,,,”

“哈哈,我忘了,,,哎呦,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宝贝!”

五、

索拉早晨起来时,云山已经走了,餐桌上给她留了早餐,还特意用蒂芙尼盘子装着面包和煎鸡蛋,看到这个画面,索拉笑了半天。

刚坐在餐桌前喝了一口水,电话就响了。

“起来了吗?”

“起来了。”

“你把早餐吃了再出门,今天外面特别冷,你把我给你买的泰迪熊大衣穿上,戴上帽子。”

“我要去坐公交,那个大衣一蹭就脏了。”

“你告诉我你大约几点出门?”

“九点出门。”

“行,我给你把车叫好,九点车会在大门口等你。车号我一会儿微信给你。你听话,不要去坐公交,这两天特别冷,等公交再被风吹感冒了,还要去日本呢。”

“嗯,好!你是叫快车吗?”

“我叫专车。你中午是在恩师家吃饭吗?”

“嗯,早晨我和恩师要过曲子,结束我会陪着她一起回家吃饭。”

“饭吃吃到差不多的时候,你告诉我大概几点离开,我给你叫车。你不要又去挤地铁。早点回去,然后好好睡一觉。我下班就过去。你注意看着点微信,美琳姐会联系你。”

“嗯,好!”

“快吃吧,晚上见。”

“嗯,byebye!”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