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通房丫鬟跳火海,暴虐王爷悔疯了! > 第542章 别轻举妄动

第542章 别轻举妄动

第五百四十二章

别轻举妄动

厉行川却连看都没看他们,只是慢悠悠的朝着龙舟下走去,路上看到千晟走过来甚至还有闲心和他打了声招呼,二人甚至心照不宣的闲聊了几句。

直到他们下龙舟,洛家和安家的人已经下了船,而安家终于有了能掌事的主子,一个个头也抬了起来,而这安家的掌事人厉行川也并不面生。

正是当初元宵节抢了黎清欢花灯的安家大爷。

安宜之不知行踪之后,太后就安排了他做安家的家主。

只不过他的年纪尚轻,为人秉性浮躁,人又有些狂妄,之前还被厉行川当街找了不痛快,如今这种局面甚至也想把面子找回来,他看着厉行川的眼神更是没有半分下臣的恭敬。

顾北面对这样的鼠辈忍不住捏紧了刀柄,若非不是阎良拦住了自己,他都想直接冲过去把他脑袋削成两半了。

“忍忍,别轻举妄动。”

“啧,我知道。”

顾北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几分,他心中再气也知道这种事只能想想。

四周的百姓哪里清楚上位者之间的暗潮汹涌,看着摄政王下了船,一个个都行了跪拜礼,估摸着是厉行川一路上施恩的事情已经传回京都了,一眼望去仿佛天下都臣服于他。

顾北看着这些百姓,脸色才好看了一些,一边对着百姓挥手,下意识回头去,一眼瞧见明吏正搀扶着黎清欢从龙舟上走下来,他几乎想也没想就凑到了厉行川的身边说了一嘴。

“王爷,黎姑娘也下来了。”

厉行川闻言身形一顿,可他沉默着头也没回,好似没听到他说话一般快步上了王府的马车。

顾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如果自家王爷要是真想见她,早就自己去见了,又哪里用得着他才提醒一声。

他有些后悔的抓了抓头发,回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黎清欢,眼神中透着几分尴尬,然而黎清欢是真的半分也未曾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她不过是下龙舟这么几步,竟然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几乎是咬紧牙关,身后已经被冷汗浸透,若不是她这个人素来倔强,只怕她光是下到一半就已经要晕过去了。

“快来人扶着!”

明吏显然也搀扶的有些费劲,几乎把黎清欢搀扶下了龙舟就赶紧叫了下人过来,王府本身就派了不少马车来,所以明吏这么一喊就赶紧来人过来搀扶着黎清欢。

“大夫赶紧上车吧,黎姑娘我们照看就行了。”

“多谢。”

明吏着实松了一口气,转身朝着自己的马车前去。

眼看着那人已经离开了,搀扶着黎清欢的下人忍不住焦急的问道:“姑娘身子如何?可还好?”

黎清欢自从被这人扶在怀里的时候,就瞬间认出来这是黎瑞麟了。

她垂下眼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了一些,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被他识破自己的情况,不然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带自己离开的。

他的安危是一部分,自己还未曾筹谋完的正事也是一部分。

“没什么,就是被关的时间太久,很久没有走动了,也没什么力气,他们怎么样了?”

黎瑞麟这么一听就知道黎清欢问的是谁了,他看着黎清欢如此虚弱的模样,就想起来当初她断后的事情,不免越发愧疚:“老爷和夫人都很好,只不过连累二姑娘如此……实在是我无能!”

“姑娘放心,今日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定能平安带着姑娘离开这儿。”

黎清欢闻言一怔,旋即下意识看了一眼厉行川的马车,最终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不必了,厉行川说,他会放我离开的,也不差这么几天了……你来的也正好,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办。”

她虽然已经在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气息平稳,可到底还是被黎瑞麟发觉了些许不对劲,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犹豫的问道:“姑娘可是受了伤?”

“没……”

黎清欢强迫自己露出一抹看起来还算自然的笑,伸出手来故意给黎瑞麟让他把脉:“就是太久没怎么走路了,人都已经躺废了。”

黎瑞麟狐疑的捏了捏她的脉搏,虽然说他不怎么懂医术,可多少也清楚,这强有力的脉搏一看就是正常人才会有的,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而搀扶她上了马车。

“二姑娘想让我做什么,尽管说就是了。”

黎清欢从自己的包袱里面将那件血衣递给了他,她还真是无比庆幸那个时候强撑着写完了这血衣,不然就算现在想写也根本没有力气了。

“这个东西务必交给父亲母亲……他们现在安顿在了哪儿?”

黎瑞麟将东西接过来,下意识打量了一下四周,瞧着没人在偷听这才低声道:“回姑娘,人都安置在了大姑娘家,大姑娘当年与黎家早些决裂,故黎家出了事情也没人顾及她,想必现在也没什么人记得她了。”

“大姐姐……可安好?”

“大姑娘安好的很,如今已经有了两个孩儿,年岁最小的小姐也已经快成年了,瞧着当真像极了姑娘你。”

黎大姑娘身为家族长女,要比黎清欢大十岁,只不过她当年刚刚成年就喜欢上了一个胸无点墨的平民,甚至为了那个男子与家族决裂。

经后多年也没有她的消息,直到黎清欢定下婚约,黎大姑娘这才有了音讯,送来一封贺喜的书信,说她正在北境定居。

“还是不要像我了……”

黎清欢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也没什么力气继续闲聊下去,她强撑着精神凝神问道:“你手上还有多少人?帮我去找一个人,我想要他的命。”

黎瑞麟听的一怔,自家这位二姑娘素来清冷和善,鲜少会说出要别人性命这种话,不过他也并不意外,毕竟二姑娘乃是家族嫡系,身份尊贵,想要一个人的性命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他踌躇了半晌,还是没忍住:“如今最要紧的还是姑娘你啊,让我送家书回去哪有姑娘亲自回去说的好?即便姑娘想要谁的命,那等姑娘安稳离开京都之后再行事更稳妥啊……”

“姑娘究竟为何一定要留在这京都受罪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