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寻仙者 > 第十九章 华安山脉

第十九章 华安山脉

“月寒!”

一道蓝色的剑气径直斩在鸦业身上,后者身体突然化作一堆烟雾消散不见。

苏琳儿持剑的手都有些许不稳。

这么长时间以来鬼修鸦业一直用鬼道的手段不断招引孤魂野鬼来干扰她,每一次杀完又会出现新的源源不断根本杀不完。

“照这样下去我很快便会被他耗死。”苏琳儿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焦急之色。“鬼修当真天克我啊,也不知道莫玄现在怎么样了。”

刚才她回过头就见莫玄倒飞出去的身影后跟着一位身穿黑袍的人,可惜自己如今自身难保又怎么帮忙去救莫玄。

就在苏琳儿分心的下一瞬一道巨大的黑色刀影瞬间斩下。

“不好!”

此时莫玄已是无路可退,他的前方已然无路剩下的只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渊。

“啊哈哈哈,天助我也,前方死路。小子,这下看你怎么跑。”黑袍人一阵冷笑驾驶着御兽朝莫玄冲杀二路

“死路?”莫玄不禁冷笑一声。“为了挑这条死路可废了我不少时间呢。”

看着莫玄风轻云淡的样子黑袍人心里闪过一阵谨慎。

下一刻只见莫玄浑身气息猛的爆涨炎老的灵魂体瞬间出手封锁了此片空间。

“这是!”黑袍人看着炎老的虚影眼中满是恐惧。

“炎老,拜托了。”莫玄朝着炎老拱拱手。

炎老笑了笑。“小玄啊,看好了今天老夫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法修。”

炎老手一挥一道蓝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住黑袍人紧接着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冲入其中。

一阵惨叫声从那火场之内传来,不多时声音便已消失地上只留下了四具白骨。

莫玄吞咽了一口唾沫,一位金丹修士加上三头金丹妖兽竟然如此轻而易举便被杀死,炎老的实力让莫玄有些震惊。

“好了小玄子,快走吧。别忘了你那小女友可还在危险当中呢。”

莫玄点点头连忙动身。

与此同时苏琳儿的手上正缓缓留着鲜血,伤口处已然渐渐变黑这正是被鬼气所侵的现象。

“还是没能完全躲开吗?”苏琳儿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立刻服下一颗丹药。

“该死的,真没想到鬼修竟然如此难缠。”苏琳儿死死盯着眼前的老人。

老者双眼泛白如同死鱼眼一般死死的瞪着苏琳儿。

“也不知道莫玄怎么样了。”知晓眼前此人的难缠之后苏琳儿不免再次担心起来。

正是因为担心让她的心产生了错乱眼前的老者突然行动了起来。

那如同死人一般的手臂上满是尸斑只是一瞬间数十米开外的老者便瞬间来到苏琳儿身前伸出了它那双手。

苏琳儿抬剑一剑斩去,锋利的长剑并未能彻底斩断这双手反而像是斩在了一块铁上发出一阵金属碰撞的轰鸣声。

苏琳儿瞬间拉开位置在半空之中一甩动手中长剑顿时密密麻麻由灵气所组成的长剑如雨一般刺下。

但老者并未受到伤害,那灵气所化的长剑在刺入老者身体前一毫米处顿时碎裂开来。

苏琳儿见状不敢硬拼急忙拉开距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看着环绕在老者四周的黑色的气苏琳儿一时间竟是进退两难。

这时一阵铃铛声响起,苏琳儿的眼神涣散了一下但下一秒便再次回过神来。

而那老者也在她眼神涣散的下一刻袭来。

虽说在关键时刻回过神来挡住了这一击可自己还是受到了那老者的攻击。

只是一瞬间苏琳儿便被打飞出去,长剑上也泛起缕缕黑气。

“这样下去我恐怕会被它拖死。”苏琳儿看着眼前的老者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要知道,这老者只是表面上的危险背地里还有鸦业这个鬼修一直躲藏在树林之中。这个死尸老者只不过是鸦业召唤出来的东西罢了。

此时莫玄正在迅速赶来,越是往前走他就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四周的景色逐渐变得阴沉,有着丝丝黑色的鬼气正在此处蔓延。

“莫玄注意着点四周,这些气可不要轻易沾上了,若是沾上了那可就麻烦了。”

炎老提醒到。

莫玄看了看,不知为何这四周缭绕着的黑色气息竟让他感觉到了厌恶。

这股厌恶是由心地产生的,他不禁诧异起来。自己的性格他很清楚,不可能无冤无仇厌恶一种东西更何况只是一些黑色的气。

“炎老,这些是什么?”

莫玄所指的自然是徘徊在四周的黑色的气。

“鬼气。”

“什么?”莫玄惊讶了一下。

“鬼气?炎老你说的莫不是那人死后变成的鬼所产生的鬼气?”

“不错,恐怕你那小女友是对上了一位鬼修啊。”炎老的语气异常平淡。但莫玄却从这平淡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股怒火。

“炎老,你与鬼修有仇?”

莫玄询问到。

炎老笑了笑。“小玄啊,不止是老夫事实上每一位修士都与这鬼修有仇。”

“为什么?”

“鬼修的修炼方法与寻常修士不同,鬼修分为人,鬼两种。一种是活人以鬼入道一种是死去之人像老夫这样修行鬼道。但无论是哪种这修行了鬼道都是会引发天怒人怨的事。”

炎老的语气不由得有了些许恨意。

“这鬼修修道刨人祖坟抽人魂魄都只是常有的事,每一位鬼修的出现都会将那个地方变成一片死地。因此修真界中自然就有了仙魔不两立,人鬼生死仇一说。无论是成为鬼修还是与鬼修为伍都会受尽世人的唾骂。”

炎老的话语不由得提高了几分,莫玄没有言语。他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四周再次沉默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莫玄的心跳的异常之快,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苏琳儿这边。

此时此刻苏琳儿的身上已然是有着些许黑气缠绕,这正是鬼气入体的征兆。

即使是鬼气已然入体逐渐腐蚀她的根基苏琳儿脸上也并未流入慌乱之色,依旧沉着冷静的应对着。

她看了看自己腰间的玉佩一眼,这块玉佩正是烟雨峰峰主柳烟所赠。玉佩之上有着柳烟的一抹神念,只要苏琳儿陷入危险之中柳烟便能察觉到。

而这一切鸦业也早已看在眼中。

他自是知晓这块玉佩的特别,若不是之前苏琳儿在千钧一发之际拿出了这块玉佩早就被他杀了。

他并不是忌惮柳烟而是有着一个针对天云宗的计划,如今贸然惊动天云宗只怕计划进展到一半就要强行中断了。

因此他采用鬼气入体的方法逐渐瓦解消耗玉佩上的神念。

鸦业早已洞穿,只要自己不用出超出苏琳儿的实力便不会惊动玉佩上的神念。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不然以他金丹八层的修为想要杀死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苏琳儿此时并未发现鬼气正在逐渐削薄玉佩上的神念,她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此时的华安山脉逐渐被乌云所笼罩,些许雨滴正在低落。

沛城之内的居民连忙往家赶回,离家稍远的就近找个地方避雨。

远在天云宗的张天明看着宗门头顶的乌云眼皮跳了跳。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炎老的声音回荡在莫玄耳中,李莫玄脚下不由得加快速度虽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伴随着玉佩上的光彻底消散,下一刻苏琳儿被一道人影掐住脖子高高举起,腰间的玉佩也被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在这一刻,苏琳儿终于发现她一直以来所面对上的敌人修为居然高出她这么多。

一道闪电划过空中,斗篷之下是一张稚嫩的脸庞。

但在这张脸庞的左脸处有着一条刀疤,显得这张脸有些狰狞奇怪。

随着鸦业手上逐渐用力,苏琳儿渐渐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死亡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感到惊恐,可她的脸上却并未漏出恐惧的神色反而是有些不甘。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只是莫玄,我还没与他结为道侣,还没成为他的妻子啊。”

鬼气在她体内炸裂开来,只是一瞬间便摧毁了苏琳儿的所有经脉。

丝丝血迹自她口中流出,手上已再无力气握紧长剑。

长剑自手中掉落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鸦业将其扔了出去一道黑色的掌印拍在苏琳儿的身上,下一刻苏琳儿的身躯便化华为飞灰消失在了世间。

鸦业回过头见到一个人怔愣在了原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道人影像具行尸走肉一般朝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来,不知为什么他竟然从这道人影身上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意。

“奇怪,这小子怎么还活着。”鸦业有些疑惑但随即摇摇头。“算了算了,这御兽修士果然不靠谱。”

鸦业朝着莫玄缓缓走去。

然而此刻的莫玄就像是一具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双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琳儿消失的地方。

在他刚刚赶到之后就见苏琳儿被这藏在斗篷之下的人给一掌拍成了飞灰。

在那一刻所有情绪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难以置信。

他将目光转向鸦业在这一刻愤怒充斥了他的所有情绪。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是他杀了琳儿,杀了他!杀了他!

在这一刻,莫玄心脏跳的极快甚至让他都无法呼吸。

“啊!!!”

莫玄发出一声怒吼朝着鸦业冲去,可他如今怎会是鸦业的对手。

甚至不用鸦业出手一道老者的身影便出现在莫玄身前拦住了他。

莫玄愤怒的一掌拍在老者身上。浑身的灵气将老者的身躯打飞出去可老者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一出手便将莫玄拍飞出去。

阵阵鬼气侵入他的身躯之内。

莫玄再度冲上结果却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经过不断的被打飞之后莫玄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鸦业,不甘,愤怒等等情绪充斥在莫玄身上。在这一刻他只想杀了眼前之人。

“炎老,帮我。”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手,但,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我便不客气了。”鸦业说着便朝莫玄走去。

可就走到莫玄身前之后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额间不断有汗水流下,鸦业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害怕,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自己的身体在害怕。

想到这鸦业瞬间与李莫玄拉开距离。

下一刻一道绿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了四周,那具老者在这火下只是瞬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飞灰。那块玉佩也在绿火之下碎裂开来。

鸦业虽然即使躲闪可右臂还是难免沾染上了绿火。

没有丝毫迟疑,鸦业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他那右臂只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

下一瞬那绿火像是有意识一般瞬间扑倒他的身上。

不断的惨叫声传出,鸦业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催动只是一瞬间他的身影便瞬间消失不见。

火焰消失不见,莫玄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眼时莫玄已然回到了天云宗内。

看着四周熟悉的事物莫玄下了床。他扭头看向一旁居然发现苏琳儿正趴在一旁的桌子上。

他不可置信的下了床可却并未发现自己的伤势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

莫玄并未顾及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连忙抬起头却见桌子处空无一人。

他愣住了。

泪水从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

莫玄再也抑制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张天明站在木屋之外听着莫玄的哭声,他缓缓放下了准备开门的右手望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莫玄走出了木屋。

他站在木屋前看向桃树,桃树上仿佛出现了苏琳儿的身影。

他连忙走过去可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

“幻觉吗...”莫玄嘶哑着声音缓缓开口。

他走到水池边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样子。

蓬松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还有未干的眼泪在脸颊之上。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流浪之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莫玄看着水池中的人影许久后自嘲的笑了。

许久莫玄止住了笑声他抬头看向那顶峰的路沿着路缓缓走去。

一路上他出现了许多次的幻觉,再次看到了苏琳儿的身影。

莫玄来到山顶看了看那颗桃树,回忆泳过心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