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当阅读 > 终末神泪 > 境边有瘴仅遮眼 林海无雾人心迷

境边有瘴仅遮眼 林海无雾人心迷

神陨灵域没有日月星辰,但天幕还是会规律性地明暗交替。

巨树底部没有可以攀爬的枝丫,空言和空序御动周身流风,直接来到巨树临近顶端的一节树枝上,侧远望去,不远处就是当初坠入的圆湖,但除此之外,仅可以看到森林里大多数树的顶芽,更远处,被似雨似雾的昏幕掩盖着。

黎明来临,天幕一整个地亮起,但细查之下,空言留意到有一处天幕下,虽然仍是被迷瘴笼罩着,但亮度似乎比其他地方稍明一些,他当即示意空序看过去。

空序眼神微眯,沉然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朝那个方向行去了,不过看这林深路远的,在林间长久行路只怕迷失方向,不如我们在树顶上不断飞越?”

空言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两人当即开始御风,每踏上一节树顶附近的枝丫后又狠力一登,仅消耗的极少的灵力就往那块天幕的方向行进了一大段距离。

但这样规律的行程很快就被一道剑气打破,空序所踏的枝干被平整地削断,他当即手舞足蹈地向下落去。

空言原是悟道境九息,平时还可以强制牵御几缕清风,窥探御灵境的奥妙,为来日突破做准备,现在驾驭最常见的流风是轻车熟路,但空序不同,他原是悟道三息。

叮!一声剑鸣响起,空言飞身上前,短剑瞬时抽出,击散了再度袭来的素色剑气,又复揪住空序后颈的衣领,提起他御风向后下方的林从飞去。

落地时,空言只感执剑之手虎口生疼,斜眼一瞟,手中短剑与剑气直碰的那节剑身有一角已缺失。

前方穿来几句似乎是争吵的声音,林从被斩开,三男两女从中走出,五人身着墨素相间,领口绣有云纹的衣袍。

一女子恭敬上前作,揖道:“两位公子,我等乃云灵宗弟子,因宗内要务至此,不幸与宗门众人分散,落入此番境地,昨夜又受攀林妖猿袭击,误把二位公子当做了妖兽才出的手,多有得罪。”

攀林妖猿,成年体约为人族御灵境七息左右的战力。

这位云灵宗女弟子话语间还是及其有理的,且眼前的空言二人极有可能是御灵境九息的强者,自己五人队的平均境界不高,若发生冲突,必然折损。

“无妨,在下空序”“空言”

两人抱拳道。

“陈芊”“江邵”“秋湫”……

云灵宗的五人也逐一报上了姓名。

云灵宗,云国第一宗门,宗内虽没有羽化境强者,但也一直流传着其宗内有能与羽化境相抗衡的器物。除此之外,云灵宗主为曦矅境九息大圆满,在一众同境界强者中,常被寄望为云国近三千年来将有的第三位羽化境强者。

这些信息被空言从以往的见闻中翻阅出,他也突然想起白莹要投靠的那个宗门,也正是云灵宗。

“两位公子踏枝而行,莫非对如何出这处迷瘴有明了的办法?”

先前自报名为江邵的男子突然开口问到,只是语气里压抑着某种类似于嗔怨的意味。

结合刚才的争吵声,空言内心推断他就是挥出剑气的人,听到自己的剑鸣后才发现险些伤了人,被领头的陈芊训斥了。

空言仅迟疑了一瞬,灵台处就感受到了眼前江邵对他的探查,江邵即刻传音后,眼前的五人面色肉眼可见地缓和下来。

那是一种基于眼前两人不是御灵九息,而五位中最低都为御灵二息的情况下,揣度无论反目还是胁迫都占优势的心安。

“二位公子若都不愿意说,在下还是有方法能令公子您们开金口的。”

江略带冰冷的声音声响起,陈芊也看向了他,丹唇微启似是要说些什么,但又顿住了,别过了脸等待两人回答。

如此剑拔弩张之际,空序突然缓步上前,淡然道:“天初明时,我二人在高处发现有一块天幕明异于别处,于是本着探查之心,向那边进发,但这处迷瘴的出口是否就是那里,并未得知。”空序说完后,指出了一个方向。

五人顿时大喜过望,他们在这迷瘴围绕的树林里中不知绕了多久,一穿过密瘴,反而会回到原点,御风试图跨过,雾气也会飞速浮升,明明消耗了许多灵力往上飞行,一往下沉落,又会即刻触及地面,徒劳无功。

如今有这样一丝线索,他们自然是满怀希冀,但江邵似乎并不想就此放过空言二人。

“我观两位公子气息不甚平稳凝实,莫非还是悟道境,被这神陨灵域的法则强提上来的修为,不如带路的同时与我等同行,相互间还能有个照应。”

江邵笑道,意思隐晦而恶毒,就是要胁迫眼前的空言二人带路,而前方有什么危险,自然是先予他二人尝鲜,自己一众人好做出反应,不像被攀林妖猿偷袭时那般狼狈。

空言眉头紧皱,而空序却是面色如常地说道:“那事不宜迟,启程吧。”

七人向着那快天幕下走去,空言提出御风踏枝而行,却遭到了江邵为首的否决,于是众人继续披荆前行,但好在的是,这一路并未遇到妖兽。

空言拨开眼前的杂枝乱草,一片迥异于身后万倾绿林的枯草地出现在眼前,不远处则是如墙一般的氤氲之气。

“二位公子还请先行。”江邵笑道,言下之意还是要两人先试试深浅。

空言牙关紧咬,就当他心底的怒火快压不住时,空序却突然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和自己一起走。

空言眼中惊愕之光一闪而过,但凭心底对眼前人的信任,还是下意识地跟着移起脚步来。

就这样,空言两人在那五位云灵宗弟子的见证下,走进了迷雾。

一进到迷雾,身边空序的脚步和呼吸顿时匿迹,雾气之重,俯首不见衣勾,只像是被蒙住了眼一般,空言顿时慌了神,灵动风起,吹开周身迷雾,却只见自己一人,不见身边空序。

但迷雾仅三叹间就填充上空言先前御风吹出的视野。

“莫怕,莫怕。”空序的声音传来,但这声音在空言耳里却像是两丈外发出的。

紧接着,空言只感自己的衣角被抓住,他吓得再次御风拨开雾气,却只看到衣襟像被一股无形的手抓住了一般飘起。

……鬼?!

这顿时吓得空言唇如齿白,身僵如铁,眼睛瞪圆死死盯着那处衣角且不能移动分毫。

空序憋笑不得而溢出的笑声从远处传来,但此时给空言的感觉却是格外阴森。

“这雾气应该有混淆试听的效果,不过我修习过和炼眼有关的功法,能看到你,不怕不怕,我一直在你旁边。”

空序的声音再度传来,这次却像是数十丈外的人大声吼出传来的声音,但这话也让空言心中暂定。

“你还记得,我们怎么来到这处险境的吗?”空序问道。

怎么来到的?空言略作思考后答道:“从极高处飞坠到湖里的,但是……那几个云灵宗的人于我们交谈时透露过,他们往上飞出不了结界,任意往一边冲跑,又会回到原点。”

“别处是这样,但这里可能不同,加诸我们进时的方法,不妨试一试向上飞去?指定是比乱跑有用的。”

迷瘴外,云灵宗的五人等得越发地不耐烦,如果这处的迷雾与其他地方相同,为什么半响不见空言他二人返回原地?但贸然前进,他们又担心雾中会不会有危险。

“陈师姐,这估算着都开域第二天了,要是再耗下去,且不说完不成宗门任务,我等第一次来秘境历练就被困住七天无功而返,怕是要遭宗内宵小明嘲暗讽。”

江邵看着原地纠结的陈芊说道。他五人并未和空言他们透露自进入秘境后七日一过,神陨灵域就会把入域者传回入域处,唯恐其听后就原地自守以苟全性命,不能为自己探路。

“那…走吧。”看着四人迫切的眼神,陈芊略带迟疑地说道。于是五人各拉住了旁边人的衣袍,成一排进入,江邵就位于最左边。

一进迷雾,江邵就感觉到这处迷雾与别处的不同,视线更加模糊,连灵识都被这怪雾掩住,感知不到任何东西,五人就一步一步地向走去。

“江师兄,我怕……”旁边秋湫软糯的声音传来,是五人队里除陈芊外的另一位俏丽女子。

“没事的师妹,没事的,师兄在呢。”江邵柔声安慰道,但自己右手却被突然挽住,似乎是秋湫曼妙的酮体一整个地侧身软在了自己怀里,这让江邵顿时一激灵,忍住不发出尴尬的哼鸣。

江邵眼睛不自觉眯起,漫步前行并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直到前方的视野开始变得明亮,隐约显出与来时密林不一样的景色,他才精神一振。

“陈师姐,这里果然是出口,那两个小子居然不折反回来叫我们一声,待会出去必然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江邵笑道,却迟迟没有等到陈芊的回复。

“江师兄,我怕。”

旁边“秋湫”的声音再度响起,江邵随口安慰后突然一愣,自己入雾前在最左侧,右手边是没人的……

江邵僵硬地转过头看向右边,的确是秋湫的脸,但眼中的黑瞳仅为一点,嘴已裂至耳垂处,诡异地笑着。

“江师兄,我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